如何为普通人做剧?如果年薪30万聘用你做空降总经理,从《请叫我总监》说起|对话黄澜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2-05-14 14:18:10  阅读 4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如果年薪30万聘用你做空降总经理,如何为普通人做剧?从《请叫我总监》说起|对话黄澜 关于我爱代挂网小编为你详细讲述:作者|肉松“天热了陆既明该破产了”,这句话成了近期观众之间的新暗号,能看懂的,一定都在追《请叫我总监》。陆既明是林更新饰演的男主角,让人有此一叹,是因为他终于开启了追妻火葬场模式,而根据原著中的情节走向,破产将是他和女主感情升温的重要转折。从这份殷切期望中,不难看出观众对这部剧的上头程度。

导读:如果年薪30万聘用你做空降总经理,如何为普通人做剧?从《请叫我总监》说起|对话黄澜 关于我爱代挂网小编为你详细讲述:

作者|肉松

“天热了陆既明该破产了”,这句话成了近期观众之间的新暗号,能看懂的,一定都在追《请叫我总监》。

陆既明是林更新饰演的男主角,让人有此一叹,是因为他终于开启了追妻火葬场模式,而根据原著中的情节走向,破产将是他和女主感情升温的重要转折。从这份殷切期望中,不难看出观众对这部剧的上头程度。

乍看之下,《请叫我总监》有着“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传统框架。谭松韵饰演的宁檬曾经是陆既明的秘书,三年来,她是公司唯一能拿捏住这位毒舌老板的人。但为了实现做投资人的梦想,宁檬转岗不成继而辞职。

由此,职场和爱情双线并行,也很快展现出了背离传统的特质与个性:男女主迟迟未发高甜糖,得益于女主专注搞事业,观众的投资知识与日俱增。

但这并不是劝退的信号,同时上线优酷和东方卫视的《请叫我总监》,在热度和口碑上都保持着上扬曲线。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播出至今,连日获得电视剧热度日冠,优酷热度最高值达到9894。

而另一方面,这个结果似乎并不值得多意外,因为它的背后是操刀过《我的前半生》《如懿传》的制片人黄澜。时隔5年,她只不过像往常一样在给观众制造惊喜。但仍然有探讨空间的是,为什么会选中这样一部爱情轻喜剧?改编过程中的关键是什么?有哪些一以贯之的创作观念?基于这些令人好奇之处,娱乐资本论和她进行了对话。

01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在拍《请叫我总监》时,黄澜经常和姚婷婷导演共鸣的一句话是:“想做创新的人,一定要有抗压能力,因为我们走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导演姚婷婷和制片人黄澜

对应到这部剧上,最初的项目定位就需要主创拿出冒险精神。《请叫我总监》属于典型的爱情轻喜剧,也是都市剧的常见类型。在这类作品中,一旦男女主开启感情线,剧情重心往往会产生倾斜,职场线由此削弱。

但黄澜不想这样,“我们把爱情和职场平衡得比较好,两者存在必然联系、有互动,自我成长和情感关系的变化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了。”

剧中,宁檬给陆既明做了三年秘书,辞职做投资人后成为同行,所以仍因项目合作经常出现在对方的生活里,这才渐渐产生了化学反应。在这个过程中,陆既明意识到自己对宁檬的依赖感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真正看到并认可其闪光之处。

这种人物关系的变化也是黄澜想要突出的一点,“其实是对爱情或婚姻关系的一种隐喻,他们原先是上下级,在一段不平衡的关系当中不可能有爱情,时间久了以后女生不愿意待在从属地位上,会想要找到自我、出去闯事业。”

也因此,《请叫我总监》的感情线进展相对缓慢。更新过半,男女主才意外亲了一下,不仅没捅破窗户纸,各自的“白月光”又纷纷登场。但这对近两年看惯了甜宠剧的观众来说并不是问题,同样为其细腻轻巧心动上头,打开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有人在嗑细节糖,有人等着看陆既明的笑话,准备围观后续的“追妻火葬场”。

同时,随着职场线的发展,女主的成长线也稳步推进。难得的是,宁檬入职鹰石资本后,跟着前辈学习、从分析师到投资经理,职业晋升路径符合真实逻辑。

在黄澜看来,成长不等同于开挂,当初做《我的前半生》也是这样,经过对很多行业进行采访,跟编剧一起设计了一条完整的职业提升轨迹:“罗子君离婚后先去了超市,后来去卖鞋,再到商场品牌部,又去市场调研公司发调研表、做统计,最后去投资公司的knowledge group工作,这在生活中的逻辑里也是走得通的。”

类似的创作准则,同样体现在人物塑造方面。谈及这点,黄澜多次强调的是:绕到人的背后去。该如何理解这个说法?

以剧中一处细节举例来说,宁檬时常在和闺蜜视频时说到陆既明给自己制造了什么麻烦,但听到对方吐槽陆既明,又不自觉地维护他,“这就是宁檬的善良之处,她能够从不同的层面和维度去看待人性。”这同时说明,宁檬是深层次理解陆既明的,后者的毒舌和刻薄以及看起来像是职场PUA的行为都只是表象,而后续刻画的父子关系也对这种性格做出了解释。

黄澜告诉小娱,“我们的编剧们没有扁平化、功能化地去塑造人物,他们的工作、生活和情感都是互通的,就算不深入表现,也有合理的设置,所有的人物逻辑大家都看得懂。”剧中的配角也因此做得很扎实,比如韩伊梦,她不单单是陪着陆既明长大、被视作女神的存在,也有自己的完整背景:是在海外留学并有所发展的艺术家,与前任分手后遭遇了感情和事业的双重打击……

毫无疑问,《请叫我总监》是秉持内容创新的产物,而这种创新又建立在坚持的基础上,尽管知道工业糖精有效且安全、标签化的人物也能起到戏剧作用,但黄澜仍然选择那条少有人走的路。

02为普通人做剧

在和小娱的对话中,黄澜回忆了一段小时候的插曲。上小学时,她常给奶奶读电视报,奶奶先听她用杭州话把剧情简介讲一遍,再决定看什么,她总会动点小心思,“我会把自己想看的那部剧讲得跌宕起伏,把自己不想看的那部讲得很索然无味。”

当时或许不曾想到其中关联,但在成为制片人之后,黄澜一直在为普通人做剧,“我做剧的时候,一定会带着奶奶的视角,包括给剧起名字,千万别搞得太复杂,而且我一定用杭州话讲一遍,奶奶能听得懂的才是好故事。最大化地吸引观众,深入浅出地把道理讲明白,就是我追求的。”

这种追求自然也适用于《请叫我总监》,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点是,她看完原著后决定对剧中涉及的投资案例进行全面替换。

原本的不少案例都与影视行业有关,比如,邱俊霖从宁檬那里撬掉的热水杯项目之前是个“IP小说版权”,但在黄澜看来,对普通观众来说,影视行业的投资逻辑其实不太友好,“决定一个项目能不能成功的因素相当复杂,在有限的剧情空间中很难解释得清楚,还是要戏剧逻辑简单的,在最短时间内能够跟观众形成共情的,还带有环保情怀的。比方说热水杯为什么好卖、它有什么新功能,一个道具、几句台词就能让观众明白,并引起他们的思考。”

她希望观众即使不懂投资,也能看得津津有味。黄澜提到,公司保洁正在追《请叫我总监》,“我问她邱俊霖热水杯项目的股权纷争能不能看懂,她说能,就是本来公司可以投10个点被坏人眯掉了2个点。”

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她和编剧们花了大量的心思收集、筛选素材。

从2018年3月开始,前前后后去过上海、广东等9个城市找不同企业采访。具体说来要满足三点标准,“第一是逻辑容易理解,第二是引发生活共情,第三是有爆款产品,企业也能相对配合,有些企业可能也不愿意配合采访。”

《请叫我总监》主创

值得一提的是,原先的重点案例都集中在电商领域,在2021年因形势变化进行过更新,变成以快消品为主,观众如今看到的每个案例都有现实对应,“我们一直在筛选好的案例,我也会刷淘宝,挑选有故事可讲的产品。”

从始至终,黄澜选择案例的核心宗旨都是能让普通人快速感知,降低大家理解职场戏的门槛,也在一定程度上与女性观众的种草趣味相贴合,“好的产品可以提升生活质量,优化环境,这个理念我们让‘陆既明’‘宁檬’分别在人物台词里直接表达了”。

比如,宁檬接触到的第一个项目是房车营地,这其实是第一批案例里留下的,很方便进行画面呈现;再比如,她首次独立推进的莫比健身器项目,居家健身正是很多人在疫情下的需求,器材的折叠功能、美观性也都是一说就能被理解的。

通过这些案例,投资这件事的魅力得以施展:能够推动社会进步、让普通人的生活变得更好的事。就像宁檬在剧中的观点一样,“永远用普通人的心态去做普通人喜欢的项目”。

同时,剧中案例也包含黄澜对社会的预判和观察,除了新消费,也有渊元地产、凤凰家纺这样的传统企业,前者刚好符合房地产公司越来越难的行业环境,后者则对应企业急于转型的现象,“写凤凰家纺其实就是对企业家的一种善意的提醒,不要为了做大而做大,但是我们没有过度批判,所以展现了年轻厂长渴望快速发展背后的心理,这和他爸爸对儿子的过高期待有关。”

在黄澜看来,做一部电视剧,尤其是现实题材的作品,需要保持对社会的实时观察,把当中的一些现象以及创作者自己的态度和原则巧妙地融进去。

而她也曾想过,花费这样的篇幅去讲项目、传达观念,会不会让观众觉得节奏太慢,但她看完弹幕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观众对这种写实的风格颇为耐受。简明的行业逻辑和清晰职场线,都很容易让身处不同行业的人产生共鸣。

03一定要被打动

2012年至今,黄澜刚刚走过制片人职业生涯的十一年。但可以说,她已经是电视剧观众绕不开的一个名字,时不时出现在一些颇具影响力的作品背后:《辣妈正传》《大丈夫》《女医明妃传》……

最夸张的是2017年左右,先是《我的前半生》,这部以婚姻关系和女性价值为切入点的剧一经上线,便引发热议与追看,凌玲的人设、罗子君的成长线等都是当时颇为新鲜的表达;后是2018年的《如懿传》,女主如懿是同类型作品中为数不多退出宫斗的存在,甚至以终结生命的方式追求自由,这同样颠覆了观众的观剧经验。

顺着这十一年的时间线,不难看出黄澜作为制片人的独特性。在外界对于制片人职业属性的普遍认知中,更被频繁提及的总是追求效率或产能,但她属于深度参与创作“慢工出细活”的典型,同时给每个项目留足时间,“我常说没有三四年的提前量就不能做剧,我一般做剧本都要三年左右,最长的超过五年了。”

也因此,面对“如何选择项目并把握节奏”这样的提问时,她的回答首先是“不着急”,尤其是到了一定阶段后,没有那种必须要做什么的执念,更注重的是能在项目中看到打动她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观众一直能在她的作品中看见自我表达。

打动自身的基础,则来源于对观众有深刻洞察。在转型做制片人之前,黄澜做的是发行和销售,对受众端有较为深刻的了解。

在过去这么长时间里,她也一直在关注着受众端的变化,“客观地讲,这五年我明显看到观众的自我意识加强了,比方说看短视频,每一次推走或留下的内容都是自我意识决定的,不喜欢的快速划过,大脑做出判断,系统又会帮着总结。”另一点关键是观众的差异性越来越大,卫视剧和网剧的不同走向也让这个群体迅速分流,“女儿和妈妈已经看不到一块去了”。

但黄澜内心深处的愿望是消除差异,尽量去找合家欢的可能性,她开玩笑道,“我有一种和谐社会的心,老想着去把分歧揉合掉,所以,把一些共通的东西从生活中戏剧化地提炼出来,然后用故事生动地表现出来,让更多观众看得懂,就是我们要做的努力。”

就拿最近的《请叫我总监》来说,对爱情和职场线的平衡处理、无限贴近普通人生活的投资行业刻画,也是因为同时考虑了卫视和视频网站的两端观众。

此外,除了是黄澜个人的又一部代表作,这部剧还有另一重关键性意义。2018年的《如懿传》播出后,她重新思考起自己的职业规划,于是有了“新有灵犀”——成立于新丽旗下的一间工作室。

在充分的信任和创作空间下,黄澜正带领着这个没有明确KPI的团队自由生长着,“我觉得工作室一旦成立,它也有自己的生命周期,不必太执着,但我希望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多做一些现实主义的表达,多生产一些正能量、抚慰人心的东西。”

据她分享,后续会与观众见面的项目中,有的继续深耕熟悉的赛道,比如围绕着家庭关系和教育展开的,也不乏具有突破性的,比如以男性视角讲述青少年成长的古装剧,“我一直想给我的孩子们做一部剧,让他们看完了热爱学习。”

很显然,作为制片人,黄澜所处的是种格外理想且值得呵护与期待的创作状态,施以耐心方可收获。她自己也形容道,“我一般会同时做五到六个项目,然后培育,就像给五六个花盆一起浇水,哪个长得高就先拍哪个。”接下来谁先开花结果?我们一起等一等。

如果年薪30万聘用你做空降总经理如何为普通人做剧?从《请叫我总监》说起|对话黄澜还有相关内容为您讲述到此,希望继续关注我爱代挂网。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10121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