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刘晓庆是不是一个成功的女人,陈冲爆红,刘晓庆挨了一巴掌,李谷一遭笔伐,邓丽君为情所伤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2-05-14 20:24:08  阅读 3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很多网友比较关心刘晓庆是不是一个成功的女人,除此之外那一年,陈冲爆红,刘晓庆挨了一巴掌,李谷一遭笔伐,邓丽君为情所伤这个也很多人想了解。因此这篇关于的文章我爱代挂网小编希望能帮到你。我们每个人,谁能忘记那纯真的、美好的、充满激情的1979年呢?现在,回想起来,好像那一年的每一天都是晴天,艳阳高照。而我们的心情,也是无比欢畅。也不知那时的快乐来自哪来?总之就是高兴,整天乐呵呵。似乎有一种终于一扫阴霾、扬眉吐气的畅快—

导读:很多网友比较关心刘晓庆是不是一个成功的女人,除此之外那一年,陈冲爆红,刘晓庆挨了一巴掌,李谷一遭笔伐,邓丽君为情所伤这个也很多人想了解。因此这篇关于的文章我爱代挂网小编希望能帮到你。

我们每个人,谁能忘记那纯真的、美好的、充满激情的1979年呢?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那一年的每一天都是晴天,艳阳高照。而我们的心情,也是无比欢畅。也不知那时的快乐来自哪来?总之就是高兴,整天乐呵呵。似乎有一种终于一扫阴霾、扬眉吐气的畅快——简单,幸福,又知足。

那时的天那么蓝,水那么清,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那么纯真质朴。

我们对未来,也充满希望和憧憬。

怎能不憧憬呢?仿佛一切都“活”了过来,一切都欣欣向荣、生机勃勃。

我们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使不完的劲儿,活力满满,自信心爆棚。一边干活,一边高声唱着“我们的生活比蜜甜”。那可是从我们心底唱出的歌啊。

1979年,改革开放的第一年。我们终于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春天。

1979年,我们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开放的和日渐走向复兴强盛繁荣的中国。

如今,当我们不再年轻,可回想起那一年,却还是激动万分,甚至热泪盈眶。

那一年的许多事儿,许多人,我们怎么能忘记呢?

一、

1979年,谢添执导的《甜蜜的事业》,唱火了其中的两首插曲,一首是《我们的生活比蜜甜》,一首是《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后来,我想,它们为什么会那么火爆。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是那欢快明亮的旋律,的确唱出了我们当时的共同心声。

1979年,我国的电影事业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众多好电影,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其中的《小花》,就显得格外夺目。

《小花》中,也有两首好听的插曲。一首《绒花》,一首《妹妹找哥泪花流》。两首歌也是随着电影的上映,迅速火遍了大江南北。这两首歌,最大的特点,就是突出了一个“情”字。在经历了“谈情色变”的特殊年代之后,人们对带有浓郁的“情感”色彩的文艺作品,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小花》这部电影,也是因为敢于表现人的情感,敢于“以情动人”,而受到了广大观众的一致好评。影片中走出了三位像雨后的薄荷一样清新的年轻演员,分别是陈冲、刘晓庆和唐国强。

现在回头看,陈冲在《小花》中的表演,称不上有多出挑。其中有好几场戏,要么太温要么过火,尺寸的把握,明显不到位。但在第三届百花奖的评选中,观众还是将最佳女演员的选票投给了她。为啥?因为她“真”,而且单纯。观众在银幕上一看到她,就会想起自己的妹妹。那纯真的模样,可不就是生活中我们妹妹的再现吗?

和陈冲一样爆火的,还有刘晓庆。啊她终于红了。这是她最想要的。她前不久才刚刚和在总政歌剧团拉小提琴的王立结婚。但她之所以选择和王立领证,不过是找一个进入北京的理由。她不掩饰这一点。她甚至不掩饰对这份有目的的婚姻的反感。她利用了王立,甚至不愿跟这个名义上的丈夫亲近。这导致王立终于忍耐不住,扇了她一耳光。这一耳光使得刘晓庆有了离家出走的借口。她住进了北影招待所,然后,和王立离婚。

刘晓庆也是第一个在特殊十年之后公开离婚的中国女明星。她的绯闻被传得甚嚣尘上。人们都对她指指点点。那时候,离婚还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况且刘晓庆还“利用了人家,又蹬了人家”。而现在,离婚却仿佛成了“家常便饭”。很多事情,变得太快了。这才几十年的时间啊。

二、

1979年,许多普通老百姓的家里,也开始有了电视机。

在这之前,那可是只有高级干部家里才有的稀罕玩意儿啊。

我想,在大家的记忆里,一定忘不了,放学回家,赶紧放下书包,跑到隔壁王叔叔家里看电视的情景吧?往往左邻右舍挤满了一屋子人,大家就都盯着那个一个小小的只有12寸的黑白屏幕。更多的时候,根本看不清,就只能听个声音。可大家还是看得不亦乐乎,更觉得热闹。

是啊,那时候的邻里关系,是多么亲近啊。用现代京剧《红灯记》中的一句念白:没有墙,咱就是一家人。就是这样的写照。可是现在,住得最近的,反而成了最远的人。而“隔壁老王”,也成了网络专用名词。

1979年,随着电视机的普及,电视剧这种艺术形式,也开始与观众见面了。中央电视台首先拍出了单本剧《有一个青年》。根据张洁的同名小说改编,由蔡晓晴担任导演。演员选择了刚刚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不到一年的张铁林、方舒、沈丹萍、李小力、葛建军、郭靖等人来担任。

该剧情节简单,表演稚嫩,表现手法也很笨拙。但它还是受到了广大观众的一致好评。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编导演的创作态度无比真诚。张铁林、方舒等虽然刚出道,但在镜头前的表现却极认真。那时张铁林还没有养成在镜头前“吹胡子瞪眼”的毛病,方舒也新鲜得像是刚出土的嫩芽。给人的感觉,就是赏心悦目。

随着这部剧的播出,剧中的插曲《青春啊青春》也不胫而走。“青春啊青春,美丽的时光,比那彩霞还要鲜艳,比那玫瑰更加芬芳……”歌声起处,许多往事重又回到眼前。那时的我们,多么年轻,又多么单纯。一心一意,就是奔前程。对物质没有那么多的奢求,对未来,却充满信心。正如同一位观众,看过《有一个青年》后所说的,这部剧,让我们看到了当时年轻人们的状态,那就是有希望了,有奔头了,能学习了。

而当梦想都实现了,我们发现,我们却再也回不去那个简单的、质朴的、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年代了。

1979年,我们还看到了一部外国电视剧,叫《巧入敌后》。这是中央电视台所制作的第一部译制片,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译制电视剧。结果播出后,达到了万人空巷的效果。很多人其实根本没看清剧中演员们的模样,但还是觉得“真好看”。因为“情节紧张,故事感人”。

该剧实际上是南斯拉夫电影《黑名单上的人》的续集。而且《巧入敌后》只是这部电视剧连续剧的第一集。这部剧的全名叫《黑名单上的人——归来》,一共有13集。由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电视台拍摄于1976年,1979年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

现在,这部剧的情节,其实我早就忘记了。但偶尔却还会无意间哼起剧中的主题曲。果然有些东西,我们在看过听过之后,是再难忘记的。它们变成了记忆的一部分,从不会刻意想起,但又永远不会忘记。

而现在,虽然《巧入敌后》的音乐仍在,可是南斯拉夫这个国家,却早已解体了。这个世界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唯有记忆不会改变。

三、

1979年,众多歌曲,都是那么好听。

这些歌曲,大多都是影视插曲,像《黑三角》的插曲《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小花》的插曲《妹妹找哥泪花流》、《绒花》、《泪痕》的插曲《心中的玫瑰》、《客从何来》的插曲《迎宾曲》、《樱》的插曲《妈妈看看我吧》、《柳暗花明》的插曲《花溪水》等等。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歌曲的演唱者,全都是李谷一。

那时候,李谷一几乎承包了百分之八十的影视剧插曲的配唱工作。这份殊荣,直到现在,无人可及。

那是李谷一最为荣耀的年代,也是她感慨万千的日子。

1979年,李谷一为电视风光片《三峡传说》配唱了插曲《乡恋》。由马靖华填词,张丕基谱曲。这首歌歌词写得美,曲子很深情,编曲也很时尚。李谷一看到后,非常喜欢,也很有感觉,就想进行一些新的尝试。比如她不再像唱其他民歌那样用“真嗓”唱,而是采用了“气声”唱法,使得歌曲更加缠绵悱恻,如泣如诉。

结果歌曲一出来,就受到听众的一致好评。因为“很抒情很好听”。却没有一场轩然大波,也悄然而至。有人在报纸上对她口诛笔伐,说这是“靡靡之音”,还有人说这是“黄色歌曲”,甚至有人斥责道,这是利用“资产阶级”的“香风”,来腐化年轻人的心灵。一场争论不休的声讨,将李谷一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一时间竟到了“谈《乡恋》色变”的程度。

其实《乡恋》这首歌,歌词很质朴,旋律很舒缓,根本没有出格之处。最大的不同,我想可能就是李谷一在其中运用了“流行”唱法。但那时候很多人的思想还很僵化,还无法接受新的东西。这就使它一出炉便遭遇了“禁唱”的厄运。

后来,《乡恋》被认为是改革开放初期文艺界发出的一颗“信号弹”,被称为“新时期中国大陆的第一首流行歌曲”。它的出现,打破了过去文艺界统一、僵化的模式,告别了千人一面、千曲一调的现象。1983年,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首届春晚上,《乡恋》成为了观众点播率最高的歌曲,导演黄一鹤顶着巨大的压力,安排李谷一再次唱响了《乡恋》这首歌。这也预示着,文艺作品动不动就被“扣帽子”的时代,终于过去了。

1979年,单卡录音机开始流行起来。一群穿喇叭裤、戴蛤蟆镜、留长头发的年轻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抗着录音机,将歌曲的音量放到最大,然后招摇过市。

白天,他们播放的是《太阳岛上》、《泉水叮咚响》,到了晚上,他们偷偷听的是邓丽君。

是的,那时候听邓丽君的歌,只能偷偷地听。因为,那时候,听邓丽君的歌,就相当于“听敌台”。

可是,那时候邓丽君的歌有多流行呢?1979年1月,广州成立了太平洋影音公司,并在5月份就生产出了第一批国产盒式录音带。那时,邓丽君的录音带可以卖到5块5一盒,而太平洋影音公司一年就能卖掉800万盒。所以说太平洋影音公司当时可赚老鼻子钱了。

那时,大家最爱听的,是邓丽君的《甜蜜蜜》。这是她1979年新推出的一张专辑,当年就售出一百万张,她由此获得了白金唱片奖。

当她那甜润的柔美的犹如呢喃一般的歌声,在大家耳边悄然响起的时候,被现代京剧和高亢歌曲禁锢了十几年的人们,仿佛眼前被打开了一扇窗。在邓丽君柔声细语的演唱中,很多人的意识形态就此决堤。

其实当邓丽君用歌声抚慰很多人的心灵时,她自己却正在为情所伤。

她和成龙在拍摄《杀手壕》相识,并很快进入热恋状态。他们依偎在一起的身影,被香港的报纸杂志记录了下来,大家一度猜测两人不久就会步入结婚殿堂。然而两年后,却传来两人分手的消息。成龙转身就娶了林凤娇。

这件事对邓丽君的打击很大。她一度伤心欲绝,甚至在无线电视台举办的金唱片奖的颁奖典礼上,成龙给她颁奖,她也拒绝接受。

后来,邓丽君在泰国清迈突然去世后,成龙接受采访,他感伤道,只怪那时太年轻,不懂珍惜。如果时间重新来过,他会学会好好去爱。

然而,这个世界哪有时光倒流这回事儿呢?许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再也无法重来。人生的遗憾,就此形成。

李谷一和邓丽君的歌声,都具有强大的时间穿透力。《乡恋》和《甜蜜蜜》直到今天仍被广为传唱。只是,不知当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时,各位首先想到的,是哪个人,哪件事儿呢?

四、

1979年,一个叫皮尔·卡丹的法国时装设计师,带领12个法国模特,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了一场时装表演。这让坐在台下的身着白灰蓝衣服的观众大开眼界。同时心灵也极受震撼。大概从这时起,我国的服装产业也蓬勃兴旺了起来。

姑娘们穿上了漂亮的连衣裙,小伙子们也穿上了洁白的“的确良”。

不仅如此,我们发现,家里的口粮越来越多了,桌上菜品越来越丰富了,我们卖肉不用凭票了,而小贩们卖菜,也不用再“偷偷摸摸”了。

同样是这一年,我国还出现了许多第一,如第一家合资企业,第一家民营公司,第一条报纸广告,第一位个体户等。

而深圳特区,也在这一年开始建立。

我们的物质生活,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

而当我们在阳光下尽情享受着美好生活时,一群年轻人却奔赴到了前线。2月17日,中国边防部队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年轻的战士们在战场上作战勇猛,势如破竹,打得越军溃不成军,取得了斐然的战果。然而为了国土的完整、为了民众的安全,有很多战士牺牲在了战场上。每每想起他们,我们总会热泪盈眶。

1979年,我们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大批知青返程,众多老干部被落实政策,朦胧诗开始发端、流行歌曲开始发芽、中国电影也正以蓬勃的状态,迎接春天的到来。

这一切,都表示,中国,就像一条冰冻的大河,在温暖春风的吹拂下,开始慢慢解冻。

而这一年,我们的回忆也太多了,那年看过的电影、喜欢过的明星、唱过的歌曲、追过的电视……都像一幅幅流动的画,一一展现到我们的面前。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个追梦的年代啊。而且为了追逐梦想,我们都付诸了行动。所幸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就如同春天种下一颗种子,到秋天竟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喜悦。今天的好日子,就是给我们的最好回馈。

说起难忘的1979年,我们总是感慨万千,滔滔不绝。只因为,我们是这个的年份,最好的见证者,也是那个火热的年代,积极的参与者。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幸福所在吧?

那么,说到1979年,各位几岁?那年最难忘的是什么?还记得那年看过的电影和那年唱过的歌吗?如果请各位回答,各位最想说的是什么呢?欢迎大家通过留言区,进行互动。我是雅清,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朋友们记得点赞、收藏和分享。咱们明天同一时间,再会。

本文系DJ雅清团队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抄袭!违者必究!

以上就是关于刘晓庆是不是一个成功的女人那一年,陈冲爆红,刘晓庆挨了一巴掌,李谷一遭笔伐,邓丽君为情所伤的全部内容,更多资讯继续关注我爱代挂网。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10140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