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羽先生 乔羽东方红,与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2-06-24 05:50:11  阅读 1 次 评论 0 条

导读:乔羽先生 与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乔羽东方红如何?以下乔羽东方红内容希望对你有帮助。

乐历人生 ◎金兆钧

乔羽先生高龄仙逝,几代人都算“听着他的歌长大的”,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创作成员之一。他作词、沈亚威作曲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太阳》因为收进了《革命歌曲大家唱》,我很小就很喜欢,当年却不知道这是史诗中的一首。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以前的朋友们,大概都对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有着深刻的印象。当年看过这部史诗现场演出的人太少了,但是由于拍成了电影,在那个电影放映队能够走遍中国大地的年代,几乎大多数人都听过并能唱出几首其中的歌曲。

我当时六七岁,自然没看过演出,电影也是以后才看到。但我的哥哥姐姐们整天回到家就唱,我听也听会了。还自己绷了几根线,假模假式地一边弹一边唱。

回头想想,特别喜欢的还是孩子们容易接受的那些:《情深谊长》的优美,《松花江上》的深沉和悲哀,《游击队歌》的灵动和气势,《红军战士想念毛泽东》的慷慨悲凉。当然,王昆老师那一曲“霹雳一声震乾坤,打倒土豪和劣绅”另是一番气度,后来看到电影后还是觉得,不论作品还是王昆老师的表演都奇帅无比!

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创作背景是这样的:

1960年,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率领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问朝鲜,同行的还有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访朝期间,朝鲜方面为他们演出了一场名为《三千里江山》的大型歌舞。演出的气势非常宏大,其中,大多数曲目是由战争年代的歌舞改编加工而成的。不久,刘亚楼在杭州开会,见到了空政文工团总团副团长张双虎。刘亚楼对张双虎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战争,对中国革命历史懂得不多,应该对他们进行这方面的传统教育。前不久,沈阳军区唱了四首歌,你们空政文工团也应该唱几首。”

同年,空政文工团决定派张士燮、朱正本、姚学诚、陈杰等词曲作家,到江西搜集整理革命历史歌曲,并指定由张士燮担任文学编辑。

1962年,上海市的文艺工作者按照空政文工团的思路,创作出了一部规模更大的节目,定名为《在毛泽东的旗帜下高歌猛进》。

1964年,周恩来看过空政文工团的《革命历史歌曲表演唱》和上海的《在毛泽东的旗帜下高歌猛进》之后,便产生了一个想法,要创作一部以歌舞为主的大型文艺节目,向1964年国庆节献礼。这样,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创作排演便提上了国务院的议事日程。

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是一部划时代的艺术巨作,其创作队伍和演员阵容都非常强大。演员以驻京各大文艺团体为主,同时抽调了南京军区、济南军区文工团等单位的演员共3000多人,仅合唱队就有1000多人。

在《东方红》序幕《葵花向太阳》后,共有8场,一直演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泽东主席看过以后,提出不要搞得那么长,演到新中国诞生就可以了。根据毛主席指示,删去了第七、第八两场。1965年,又将它拍成了彩色艺术片,共收入了序幕和一至六场。

《东方红》中相当一部分曲目是汇集历史上已具有相当经典性的作品加工改编而成,这恐怕是该史诗获得极高的“经典性”最重要的基础。如《松花江上》(张寒晖词曲)、《抗日军政大学校歌》(凯丰词,吕骥曲)、《到敌人后方去》(赵启海词,冼星海曲)、《游击队歌》(贺绿汀词曲)、《团结就是力量》(卢肃词曲)、《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公木词,郑律成曲)、《保卫黄河》(光未然词,冼星海曲)、《坐牢算什么》(舒模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

有的作品是从民歌改编而来,如《东方红》(李有源编词,陕北民歌,李焕之编曲)、《北方吹来十月的风》(革命民歌,时乐濛编曲)、《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之歌》(革命民歌,时乐濛编曲)、《农友歌》(演唱:王昆,革命民歌,时乐濛编曲)、《工农兵联合起来》(革命民歌)、《边区十唱》(陇东民歌,张寒晖填词编曲)、《解放区的天》(冀鲁民歌,刘西林填词)等。

纯创作歌曲大约占比三分之一。后来也有过几部音乐舞蹈史诗作品,与《东方红》史诗比较,有些人觉得作品成功率不那么高。其实上边列到的曲目已经说明:既然是“史诗”,“述而不作”一定要有相当比例才能相称,太多的原创在接受上肯定有一定障碍,且又缺乏了历史感。

不过,《东方红》的原创作品也大多是精品。乔羽和沈亚威合作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太阳》就是其中之一,属于中国风格的颂歌体裁中的精品。大概说就是A段一般是“庄严的、宽广的”由独唱领唱。B段一般是进行曲风,激昂的、奋进的,合唱为主。然后以辉煌的A段扩展再现结束。这种体裁早期形成于《延安颂》(公木词,郑律成曲)和《黄河颂》(光未然词,冼星海曲)。在日后影响了很多的创作者。这是后话。

一次酒桌上我对乔老爷说:“‘红太阳’歌潮那么猛,您可是始作俑者啊。”老爷微笑着说:“我可说的是太阳,没有加‘红’字啊。”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历史是一个古怪的老头。他要留下的谁也无法赶走,他要送走的谁也无法挽留。”追忆乔羽先生之际,联想到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我想,对祖国的热爱,对大众心声的凝聚,对艺术之美的仰望,该是立志于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者们永远保持的初心吧。

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日

以上就是关于乔羽东方红乔羽先生 与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全部内容,更多乔羽东方红资讯继续关注我爱代挂网。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11041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