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最懒”女演员,什么是“中年少女”,40岁还在扮嫩,她凭什么零差评?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2-08-03 10:00:26  阅读 7 次 评论 0 条

导读:很多网友比较关心什么是“中年少女”,除此之外娱乐圈“最懒”女演员,40岁还在扮嫩,她凭什么零差评?这个也很多人想了解。因此这篇关于杨蓉黄文秀的文章我爱代挂网小编希望能帮到你。

七月盛夏,万里晴空。

又一批年轻的学生从象牙塔走向社会。在他们之中,有一个女孩子穿着朴素,眼睛里满怀对未来的憧憬。

她叫黄文秀,来自广西的大山深处。得益于政策的扶持和好心人的资助,她顺利地读完了硕士,好几家大公司还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锦绣前程,光明未来。从深山到首都,完成人生跃迁似乎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然而她顶着同学们的质疑,选择回到广西,为家乡扶贫出一份力。

这是央视热播剧《大山的女儿》中的一幕。

真实故事取材于广西的扶贫英雄黄文秀,在她就任第一书记期间,百坭村103个贫困户脱贫88户。

可惜天妒英才,就在2019年6月17日凌晨,黄文秀遭遇山洪殉职,年仅30岁。

当多数人的功利心被无限放大,很多人不理解黄文秀的举动,认为她放弃首都生活去扶贫,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可是,芝麻和西瓜,对于每个人而言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巧合的是,黄文秀的扮演者杨蓉,同样是一位在大众看来“因小失大”的演员。

她出道25年,演过不少脍炙人口的影视剧,演技扎实戏路宽,观众缘也极好,唯一的缺点就是“不红”。

原因不仅仅是运气,更重要的是她的性格,矜而不争。

已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20多年的她,自有一套清醒通透的认知。

割舍就是得到,缺憾未必不是圆满。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云南这片山花烂漫的土地上,好山好水养育出了灵气逼人的白族姑娘。

天资聪颖的杨蓉,11岁便独自从保山去昆明学习舞蹈,锻炼了心性的同时,她对演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94年,才13岁的杨蓉已经相当有主见,她要去上海,去谢晋恒通明星学校求学。

从昆明到上海,两千多公里的路程,在当时听起来像天方夜谭。

但她的父母很开明,给了女儿力所能及的最大支持。

事实证明,这一步没有走错,容貌形态俱佳的她,轻而易举地俘获了评委老师们的心。

在最后一关,是对每一个来求学的人都会有的问题:“你为什么来这里?”

学生们的回答五花八门,多数人都在表达对演艺事业的热爱。

杨蓉不同,她的回答带着大山女孩特有的不矫揉不造作:“我想当明星。”

当稚嫩的杨蓉说完这句话,在座的招生老师都忍俊不禁。

这个小姑娘,性子直得有点傻。

就这样,她成功被录取。

然而,这里的一切和杨蓉想的不一样。她以为自己是来学演戏的,以后能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

但她的老师们说:“学演戏先学做人。”

作为资历深厚的中国电影人,曾拍出《高山下的花环》的谢晋,对学子们有着极高的期待。他请了不少老艺术家给学生讲课,是为了培养出下一代合格的接班人。

润物细无声,和演技一同精进的,是杨蓉的心态。

1997年,才16岁的她被上海戏剧学院破格录取。当时和她同班的是佟大为、严宽。

作为班里最小的学生,她童心未泯,很多时候都是同学在包容她。佟大为谈及往事都是一笑而过:“谁叫她是小妹妹呢。”

家人的疼爱,同学们的关怀,让她始终在舒适区里被保护得好好的。

从杨蓉的人生经历看来,她是从云南一路打拼到上海的狠角色。

实际上,她活得简单直接,满溢的灵气没受到一点磋磨。

在《少年天子》中,她饰演明艳动人的佟腊月,眉目间都是少女的娇媚与伶俐。

和演技教科书水准的郝蕾对戏,她不落一丝下风。

面对随时会发疯的前皇后,她只能微微咬着下唇,眼里噙着泪水,又怕又恨。向着旁人无助地伸出手,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只能用颤抖的手擦去泪水。

没有过多的台词,仅凭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杨蓉将任人宰割又无能为力的屈辱感表达得入木三分。

在《少年包青天3》中,她饰演灵气逼人的小风筝,在剧中贡献了不俗的演技。

忽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时而高雅贵气,时而争强好胜,时而古灵精怪。

和欢喜冤家公孙策一场吻戏都没有,却可谓极尽暧昧拉扯。

当那层窗户纸要被捅破时,她的眼神从试探到迟疑,再到慌乱的逃避,少女怀春的心思显露无疑。

鹅蛋脸,杏眼柳眉的她当得起一句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然而,这部评分中规中矩的戏似乎按下了某个隐秘的开关,此后近5年的时间里,杨蓉的星路开始走得缓慢起来。

从古装剧到时装剧,角色囊括潇洒女侠、质朴村姑、伶俐少女……她饰演过不少中规中矩的女主角,戏路也是百变。

尽管演技扎实,她参演的几部电视剧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与观众见面。

那时的娱乐圈,刘亦菲语笑嫣然,已经是公认的“神仙姐姐”;杨幂一双勾魂眼,迷倒了不少观众;一年一度的《超级女声》更是让不少普通人一夜成名。

而杨蓉,像是突然在娱乐圈隐身了。

她一年只拍两部戏,剩下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享受闲暇时光。

有时独自一人踏上旅途,在大自然里释放心灵;有时沉浸于自己的小世界,种黄瓜、种辣椒……

在这期间,她并非没遇到过机会,但在仔细斟酌后,认为不适合的她还是放弃了。

用她自己的话说:“有好的项目我也会努力去争取,但如果最终没有演成,也没有关系。如果你们把这个机会给我了,我能做的就是每一个镜头,都演到我能给你们的最好。”

曾经的她向往光鲜亮丽的明星生活,而现在,她越来越没有一个当明星的样子。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在娱乐圈都要查无此人的时候,她遇到了人生的转折点——于正。

作为编剧的于正,剧本的质量褒贬不一,造星的本事却是不俗。

《陆贞传奇》捧红了赵丽颖和陈晓,《美人心计》让林心如在大陆翻红。

从《欢喜婆婆俏媳妇》起,杨蓉开始跟于正合作。

扮丑她不怕,演傻妞也不讨人嫌,反而有着一种憨憨的萌感。

随着剧的播出,连带着杨蓉的讨论度也开始上升。

这一次合作,让于正看到她的可塑性,即使多番被拒也坚持要她出演《宫锁珠帘》中面貌温良、内心歹毒的袭香。

这一年,她整30岁。

不得不说,于正的眼光确实毒辣。

此后,杨蓉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她也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狠毒”女二的最佳人选,就连路人都说她和“蛇蝎美人”这四个字已经锁死。

《云中歌》她饰演的霍成君爱而不得,腹黑又深情。

一场鞭笞女主的戏,她作为施暴的女配,眼神狠辣,像能淬出毒汁,配合那一句“是你对我恩将仇报”,震慑效果实在拔群。

《千金女贼》中她饰演不择手段的女配杜小寒。

她无恶不作,用尽一切手段向上爬,只为了不再被人践踏。

在一场戏中,她亲手放火杀人。熊熊烈火中她眼中含泪,绝情又魅惑。

角色的塑造,在杨蓉精湛演技的加持下成为了亮点。

但于正带给她的不只是反派之路,随之而来的还有风波。

娱乐圈的常态是老板担心自家艺人说错话,公关团队时不时就得给艺人的失言打圆场,生怕他们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放到杨蓉这里,事态发生了大逆转。毕竟她的老板于正,是自己在制造风口浪尖。

她“佛系”地生活,而于正善于搅起舆论风波。但她仍旧将于正视作可以信任的合作伙伴,是因为于正确实给了她足够的空间。

一个知世故而“懒”得世故的人,能有一个这样的麻辣先锋,何乐而不为?

太过“佛系”的杨蓉,在职场成功学标准上算反面教材。

不过,拼尽全力追逐梦想固然没有错,但人生是由无数个选择题组成的,无关对与错。

一切结果终由自己来承担、检验。

她很小就在剧组中游走,看过不少人一夜成名,又为名气所累,严重的甚至患上了抑郁症。

当名利的背后只剩空虚,“提起千斤重,放下二两轻”未尝不是另一种可能。

她在不红的演员生涯中随遇而安,演员不过是个职业。

和其他千千万万个职业一样,有高峰有低谷,有争斗有真心。

她和同样是“万年老二”的朱一龙因戏相识,两人惺惺相惜。

不仅每年相互送上生日祝福,有好的剧本,她都会推荐朱一龙。

真挚的友情往往比爱情更让人动容。

朱一龙后来大火,她相当欣慰地送上赞美:“终归金子是会发光的。”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她。

如今41岁的她,在饰演20多岁的扶贫英雄黄文秀时,做足了功课。

她把黄文秀的扶贫日记放在床头,一遍又一遍地读。

她去拜访黄文秀的同事,去看望她的亲人,去做她做过的一切。

在广西百色取景时,不少村民开两三个小时的车,只为了看看她演得像不像。

当看到杨蓉戴着黑框眼镜、梳着高马尾、穿着第一书记的红马甲,淳朴的村民向她挥舞着手臂,激动地高喊:“文秀书记!文秀书记!”

朴实无华的评价已是最高赞誉,杨蓉忍不住与他们紧紧拥抱。

莫言曾说:“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欠;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

不红是她唯一的缺憾,而缺憾未必不是圆满。

用一辈子的时间,体味百种人生。

她所体会到的,是那些只图一时流量的人体会不到的境界,是演员这个行业真正有魅力之处。

此外,她同样可以与家人享受宁静的时光,可以拥有自己的一方净土。

普罗大众,尚且被外界的声音裹挟,她身处风光喧嚣的名利场,却精神富足。

提起千斤重,放下二两轻。

正如她自己所说:“人生,真的不是只有一种可能。我在加速的人生里慢慢地活。”

参考资料:

CCTV《国剧访谈录》《央视剧评》

新浪《明星畅聊会》

哔哩哔哩《明星B街区》

《环球时报》专访

人民日报《青年的力量》

以上就是关于什么是“中年少女”娱乐圈“最懒”女演员,40岁还在扮嫩,她凭什么零差评?的全部内容,更多杨蓉黄文秀资讯继续关注我爱代挂网。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11729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