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唐医生小说(唐医生是我的笔趣阁)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2-09-12 17:00:15  阅读 35 次 评论 0 条

古语云:“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可见世间不只有“坑爹”的娃,还有“坑娃”的爹。首发于《小说月报·原创版》第7期的中篇小说《惊雀》即取意于此,跳出了传统官场文学叙事的窠臼,既没有渲染权力的争斗,也没有展示纸醉金迷的生活,而是着眼于后官场时代中的官二代、富二代因父辈的“作”而遭受的心灵与肉体的创伤,恰如覆巢之下的惊雀,惶惶不可终日。小说发表后,好评如潮,许多读者表达了对这篇戳破社会痛感的反省之作的深切喜爱。下面就让我们分享作者汤中骥小说背后想对读者说的话。

《惊雀》创作谈:当下的召唤

文|汤中骥

一晃已是好几年前了,我写了个中篇叫《清明节快乐》,后被《中篇小说选刊》选载。乍看这题目,肯定“犯忌”。但小说中的三个年轻人,他们其实一点也不快乐,甚至是很挣扎,很痛苦的,因为他们的老爸都“前赴后继”地死了,而且死得并不“其所”。然而,就在“雨纷纷”的那一天,他们却喊出了“清明节快乐”!这背后的故事,他们的隐痛,他们的扭曲和命运,才是作品的聚点。

这回写完《惊雀》以后,我才蓦然回首似的发现,它在一定程度上,好像是《清明节快乐》的“姊妹篇”。我甚至很惊奇地发现,有关富二代、官二代的“悲剧命运”似乎仍是个空缺!台前(父辈)的光辉是耀眼的,但幕后的隐患却是揪心的,也是容易被忽略的。比如作品中那个正准备出国留学的大学生,惊闻老爸“进去”了,不堪打击,跳了楼。有人调侃道:谁说只有坑爹,这不就是“坑儿”吗?至于主人公之一的夏雨生,竟然无意间发现了家里藏着“惊人”的现金!都说,家是一个“窝”,但这窝里却埋着“炸弹”……总之,在一个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倾覆的鸟巢中,那些蛋,那些雏鸟,会怎么样呢?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与其等着摔死,不如趁早“加固”——寻求自救和救赎。这大概要算《惊雀》弱弱的鸣叫和表达了吧?

其实,我十分佩服那些能把“从前”写得历历在目、活灵活现的作家,也十分佩服那些把家长里短、情感故事写得生动旖旎、极富感染力的作家。因为,这是我的短板。但是我想,既然要写作,既然要表达,总应该去寻找适合自己思想与情感介入和承载的方式。于是,我选择了“当下”,具象一点,是选择了与当前社会生态息息相关的人和事。我当然明白,这在艺术的“纯度”上往往并不讨巧。但我又想,自有小说(故事)以来,古今中外不知诞生了多少精彩的、伟大的、已成经典的作品。没准,我们苦心孤诣的结果却拾人牙慧了,模仿了,甚至抄袭了。当今的编辑们大都见多识广,杀伐果断,“一言不合”就一枪给毙了,你甭不服气,只怪你视野有限。

所以,我始终笃定,只有“当下”的生活是新鲜的,是不易重复的。生活永远走在艺术的前面,生活永远比艺术精彩,乃至比艺术荒诞。只要你紧紧“咬”住生活,一定没有错!早有论家疾呼,我们的很多作家艺术家已然丧失了“干预生活”的勇气和能力,一些“去庄严”“去崇高”的创作范式也颇有市场。但我坚持认为,作家必须是有担当、有血性、有家国情怀的。一味玩弄那些小情小调,有多少人玩得过“鸳鸯蝴蝶派”?

近段时间,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余温尚在。有作家朋友戏谑说,《惊雀》是否可叫“二代的名义”呢?呵呵,我自量还承担不起。也许,若干年后,这类作品并不一定“流芳”,但起码,它是一段真实的存在,是一段透着忧患、透着期许、透着理想和人文之光的“时代记忆”。

我家唐医生小说(唐医生是我的笔趣阁)

感谢《小说月报·原创版》的关注和厚爱!这让我倍感温暖,也倍增力量:聆听时代的声音,呼应当下的召唤,我们不曾“缺席”,更不孤单。

展开全文

汤中骥,中国作协会员,遂宁市作协副主席。在《小说月报·原创版》《四川文学》《青年作家》《青年文学》《现代作家》《上海文学》《湖南文学》等刊发表小说、随笔数十篇,计百万余字。作品入选《中篇小说选刊》《长江文艺·好小说》等多种选刊。著有长篇小说《图兰朵》、中短篇小说集《闷响》。

《惊雀》精彩段落试读

文∣汤中骥

当然,如果夏雨生和柴子毕业以后,都顺理成章地考了研,或留在省城,或去了北上广,甚至出个国啥的,还真的用不着顾小喜。

夏雨生和柴子偏偏就回到了本市。

柴子对留学没兴趣。他说,现今的很多“海龟”大都是官员和暴发户的后代,老子才不屑与他们为伍。有的二货读了个“野鸡大学”就装×,俨然“贵族”的样子,你他妈配吗?他发誓说,有机会一定要“奴役”几个海龟试试。不过,柴子回来的真正目的是要守他老妈,还要拿回自己的东西。至于具体什么东西,柴子并不解释。

夏雨生的老爸老妈是真心不希望夏雨生回来的。对于夏雨生不考研,不出国,也不留在省城,夏副市长(夏雨生大二的时候,夏秘书长就升副市长了,分管社会事业)很不解,继而很愤怒。毕业前一年,老妈就频频来省城,来学校,四处活动。她说她是带着重要使命的。夏雨生说,什么使命?老妈说,你的前途和命运啊。夏雨生说,哼哼,你们自认为还把握得住吗?老妈说,你咋说话的呢,还在啃老,翅膀就硬了不成?夏雨生说,恰恰相反,我怕是翅膀早已经断了!老妈似乎笑了笑说,断哪里了,我看看。夏雨生说,你看不见的,内伤!老妈困惑地盯着他,什么意思?夏雨生说,你去想吧。老妈真的想了想,但她肯定想不出的。夏雨生说,我也有我的使命,我是铁定要回到你们身边的。老妈似乎愣了一下,问,为什么,什么使命?夏雨生说,逼出来的使命……

其实,开始的两年,夏雨生是决定不回来的,他甚至一心想出国留学。他也有算盘:你们那些钱,不就是来花的,来享受的吗?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给我存下来读大学、讨老婆的吗?那我就花给你们看!再说,眼不见心不烦,隔得远远的,落得清静。这多少有些掩耳盗铃。但除此,又能怎样呢?

然而,夏雨生注定要和这个时代的一个“重要节点”发生关系。夏雨生是学新闻的,敏锐地关注时事,是他们的基本功。从某一天开始,好像满世界都在震动。他强烈地感觉:山雨欲来。也许,牵涉自己的某种变故正在势不可当地渐行渐近。那段时间,他隔三岔五就给老妈打电话“问安”。当然会特别问到老爸。直到有一天,老妈似乎有些吞吞吐吐,敷衍几句就挂了。他又试着打给老爸。一直关机。难道,“应验”已訇然而至了吗!他慌忙跑去找柴子。

没说几句,夏雨生就哭起来。柴子揉揉他的头道,哭个鸟啊,要来的总是要来!随即就给他老爸打电话,开门见山地问,夏雨生他爸夏副市长最近是不是有啥情况?柴子知道,老板们其实是最关注政坛动向的,而且他们也有自己的信息渠道。柴子老爸说,你关心这些干啥?柴子说,很简单,有些悲剧是异曲同工的,夏雨生可比我脆弱得多!柴子老爸肯定听出了柴子这些话的意味和分量。迟疑了一下,口气轻松地说,也没啥情况,据我所知,就是请去谈话了。你叫他不用担心,被约谈的不止他一个,先前的都出来了……

过了两天,学校爆出了轰动性新闻:国际贸易系一个男生,从学校图书馆的楼顶坠了下来!幸运的是,楼层并不高,中途又被一楼茶吧的雨棚挡了一下,伤得还不算重。可是,当120赶来抬他上车的时候,他却又踢又咬,并发出了一连串的傻笑。随行医生翻了翻他的眼睛,摇头道:这娃儿,可能……一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一时间,各种言论,各种猜测,成了校园内最有趣的娱乐活动。比如,他为什么坠下来?是他杀还是自杀,或者只是不慎失足?是因为脑子有问题了才跳楼,还是跳下来才有问题了?他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要说这个男生的名气,在这所二流大学,绝对是一流的。他叫高尚,老爸是本省发改委资深副主任。去年的情人节,高尚为了向一个女生求爱,买了999朵红玫瑰,在那女生的宿舍楼下摆成了一个“心”字,还打出了横幅:“依凡,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傻事!”但不知为什么,那个叫依凡的女生始终没有露面。高尚的举动,尽管有点落俗,但对校园内绝大多数男女来说,还是闪瞎了眼了。单说那天的红玫瑰,每一朵就不下20元,999朵,算算吧。

至此,高尚的跳楼,好像已找到答案:此乃“任何傻事”之一?但事情的真相呢,却与此毫不相干。高尚正在空前发狠地准备考托福,大三结束就去澳大利亚。这天,他给老爸打电话催问办理情况,却怎么也打不通。后来就打给老妈。老妈哇哇哭着说:“你、你爸出事了。”高尚问,什么事?老妈说:“被……带走了,家也被抄了,啥也没有了。呜呜呜……”高尚当下便两眼一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后来,就去了图书馆……本来,教学楼要高得多,他为什么会选择图书馆,只有他本人才说得清了。不对,现在他本人也未必说得清了。

于是乎,有人调侃道:谁说只有坑爹,这不就是“坑儿”吗?

所以,在整个校园沸沸扬扬的消费中,夏雨生始终缩在寝室里。他感到了一种“兔死狐悲”似的寒意。他一门心思就想一件事:要是我出国前或出国以后,就算不出国,如果我老爸出事,家也被抄了,我能适应这个反差,能承受这个打击吗?我会不会也像高尚那样,或做别的傻事呢?追问的结果,夏雨生不敢回答。尽管后来,夏雨生老爸的手机又通了,但夏雨生却仍然终日惶惶。他想,问题始终是问题,侥幸毕竟是靠不住的。

就在这时候,他收到了一封信。信封是打印的,地址是老家的,但邮戳却是省城。拆开看,信纸也是打印的。不过就两句话:“最危险的地方,也许才最安全。你懂的。”没有落款。夏雨生想不出写信人是谁,也不完全明白这话的意思。最后,他有些怀疑是柴子干的,但又不好直接问。于是就把信给柴子看,叫他帮忙破译一下。柴子看过信,并无特别的表情。只说,这上面所说的“最危险的地方”,我分析,就一个地方。夏雨生说,什么地方?柴子语气肯定地说:你家!这意思就是,逃避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回去也许还有机会……

夏雨生还记得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个女生,父亲在外面有小三,她母亲贞节烈女一般,不惜以死相拼。于是,他们三天一小战,五天一大战。有时正做作业,就听客厅或卧室里一声国骂或砰的一声“锣响”。打戏开场。她劝解,她哭闹。父母异口同声说,一边去,没你的事!后来,每当父母干起来,她便冲到他们面前,拿起水果刀往手臂上划。她本来晕血,开始的时候划一次倒一次。多次以后,竟然不晕了,而且见到血就兴奋。再后来,她母亲以牙还牙,也去找了个情人。于是双方退守防线,进入冷战时期。但他们的女儿却还保留着划手臂的“习惯”。于是,有同学给这女生取了个“花己(季)少女”。

“这娃儿乖,单纯,善良。”这是以前在外面繁华的时候,得到大人们最多的封赏。现在想来,夏雨生真不明白他们到底是赞扬还是同情!忘了在哪本书里看过,还是听别人说过,或者就是柴子说的:有时候,善就是恶。以致夏雨生对自己的长相都极为不满:这么单薄,这么白净,像个纯爷们儿吗?

夏雨生对柴子说,我决定回去了!眼里有些悲壮。

柴子用力抱了抱夏雨生说,从“加固自己”开始吧!

夏雨生点着头。他想,我不会割腕跳楼的,我要以自己的方式警告你们,阻止你们,就算起不了作用,也要和你们“划清界限”。最起码,我要有能力保卫自己!这就是我的使命。

面对夏雨生突然的执拗,他老爸老妈尽管很疑惑,很生气,但也无可奈何。

夏雨生如愿进了市报。老妈提醒说,那里暂时进不了编制哈!夏雨生白眼狼似的放着凶光:拜托,管好你们自己吧。你告诉老爸,千万别搞习惯了,去触碰红线,惹出事来!老妈看着夏雨生,一脸陌生。

夏雨生坚持回来做记者,除了专业对口,还真有点“潜伏”的意思。他坚定地认为,记者的特殊身份和工作性质,就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一年以后,夏雨生就从一般记者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到了时政新闻部副主任,发稿量一直在报社前三名。副总编沈虹曾在很多场合说过,“在我看来,夏雨生的确是脱俗的,一点也没有那些所谓官二代的习气。难得。”夏雨生觉得自己真是受不起,但又喜欢听到这样的声音。他一厢情愿地想,如果能以我的表现为老爸赢得一些“官声”,也是有价值的。

记得第一次单独接受任务,夏雨生便行使了“特权”。尽管事后受到了处罚,但夏雨生却很满足,很兴奋。那次是去东升小学报道一个活动。部室主任特别交代说,东升小学是全省的重点小学,今天是他们百年校庆,市区的相关领导都要到场讲话。并再三强调:要写出一篇有深度的稿子,要配几组照片,尤其是领导的照片,一定要拍好,要绝对正面。

那天,夏雨生刚走到学校便下起了小雨,还北风那个吹。夏雨生一直对自己的名字很不满,断定是他们草率的自以为是的结果。因为,在很多关键时刻,都会有雨,总是哭稀烂渣的。一定得把你改掉!他想。

倒霉的自然是那些学生娃了。雨来得突然,谁也没带雨具。操场里乌泱泱站了一片。校门口,还有学生穿着很薄的演出服,手拿花环,夹道欢迎来宾和领导。夏雨生发现他们的嘴唇都乌青乌青的,有的孩子干脆就在瑟瑟地抖。

而领导呢,却迟迟没出现。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了。

校长抹着脸上的雨水,或许还有汗水,稀疏的头发贴在额头上,跑过来对夏雨生说,夏记者,你看,这、这咋办呢?夏雨生正找不到由头,这时举起手自作主张地喊道:同学们,快回到教室里……校长愣了片刻,迅速扑过去捂住夏雨生的嘴巴,一边向下面摆手:同学们安静,安静!都快哭了。

正在这时,校门口一阵骚动。

领导们前呼后拥地来了。领导们都打着伞。有的是自己亲自打的,有的是随从打的。夏雨生冲上去拍照,他倒要看看,他们都是哪些老爷,为什么要迟到,还要如此摆谱?结果,夏雨生便看见了走在正中的夏副市长。夏副市长也看见了他,公事公办地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夏雨生脑袋里“嗡”了一声。他愤怒地走上前去,一把抢了夏副市长背后的伞,接着又夺了别的几把伞,然后甩出老远。看着他们惊愕的表情,夏雨生扬长而去——当然,这只是夏雨生一瞬间的想象。他要真敢这样,就不是夏雨生了。但夏雨生要不做点什么,也不是夏雨生了。他快步走过去,扯了一把夏副市长,附在他耳边:夏副市长,我希望你们自重,姗姗来迟就不说了。看在这些娃娃在凄风冷雨中可怜,尽量少说些废话,早点结束!

夏副市长愣愣地看着夏雨生,表情怪异。

活动的确是提前结束了。夏雨生想,下来后起码有一小半的孩子感冒,甚至会去医院打吊针。

夏雨生一直挨到很晚了才把稿子和照片送到主任那里。照片呢,只有那些孩子在风雨中可怜兮兮的情状。稿子就更糟糕了,只说这天天气不好,吹着风,下着雨。孩子们早早地站在操场里,一片肃穆。他们光着头,沐浴着百年的光辉,同时也沐浴着隆冬的冷雨。领导和嘉宾们进场的时候,雨已经下过一阵子了,所以有时间备伞……主任一看,一张黄脸唰地就绿了。飞着唾沫,这分明是含沙射影嘛,不,简直是用心险恶,连傻子都看得出来!夏雨生心说,既然看出来了,这不就结了吗?

夏雨生想:再大的事,能有我的使命大吗?能够逮着机会刺激一下老爸,我这点错误,算个什么呢?

这事很快捅到了总编那里。这的确算个“事件”,甚至是报社很多年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件。可惜时间太晚了,想要补救都来不及了。印刷厂那边也催命似的,说再不把版送过去排,明天的报纸出不来,他们概不负责。

第二天,报纸二版就一条消息,不足两百字。不痛不痒。当天,夏雨生便受了处分,不但公开检讨,还被扣了钱。本来,社长和总编要停他的工作,是沈虹副总编仗义执言,才降格处理的。沈虹说,提请各位,做决定之前,我们都摸摸自己的心好不好。姑且不说这件事、这种关系本来就有些特殊,单从本质上看,我认为,小夏反而是有良知的,至少他还有悲悯之心,会为那些孩子着想。作为主流媒体,我们丧失了起码的公正和人文情怀,这才是最大的失职和悲哀!各位想必知道,一幅曾经获得国际金奖的照片吧?就是那个在一旁等着的秃鹫和那个垂死的苏丹小孩。可是,摄影家最后却自杀了。为什么?他把自己的荣誉建立在别人的苦难甚至死亡之上了……

沈虹,你是个好人。我爱你!夏雨生热泪盈眶,在心里喊道。

事件的前因后果,必然会呈到夏副市长那里。

当天晚上,夏副市长回家很早。夏雨生也正等着他呢。

夏副市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直视夏雨生说:昨天,怎么回事?

我也正想问你:昨天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难道你不知道?你当什么记者?

首先,我是个好记者,其次,我是你儿子。

夏副市长突然厉声道:既然你都明白,为什么要那么做!

为什么,为什么呢?夏雨生感到眼眶一热,瘪着嘴哭起来。

夏副市长显然有点蒙了,说:你还是男人吗?这点挫折就哭稀烂渣的?

夏雨生拖着哭腔说:你还是父亲吗?你为我想过吗?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做那些?他本来准备了说“覆巢之下”什么的,但一时忘了。

夏副市长不禁笑了下:我昨天不就迟到了一会儿吗?莫名其妙。

夏雨生用泪眼瞪他:昨天……昨天只是你的工作作风问题,比起别的问题来,简直、简直不算问题!

夏副市长的笑容凝固了。仿佛一下苍老了许多,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

新刊速览∣2017年第7期

封二 当代作家老照片

燕子衔泥到梅家 刘庆邦

长兰很快找到了奶奶,如二大娘所说,奶奶果然住在一个用塑料布搭成的棚子里。棚搭在院子一角,奶奶睡在一张小床上,盖着被子蒙着头。床头的矮脚凳子上放着半碗稀饭,已经结了冰。长兰喊:奶奶,奶奶!被头掀开一点,奶奶的眼睛露了出来,认出了长兰,忙从被窝里把手伸了出来。长兰赶紧把奶奶的手接过来。奶奶的手骨瘦如柴,在微微发抖。塑料棚子背阴,上面落的雪还没化,在向比较凹的地方滑动集中,一包雪正悬在奶奶睡的小床上方,一旦塑料布被坠破,奶奶被雪埋住,命恐怕很难保住。

惊雀 汤中骥

然后他就发现了床侧的墙上通常用来装棉絮的四五个大壁柜里——都是现金!一扎一扎的,整整齐齐。夏雨生张大嘴巴,妈呀,咱们家竟然这么有钱!他一时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骇。自从高考后的这个暑假,发现家里这个“惊人”的秘密以后,夏雨生就没有消停过。很多时候,他对自己的行为和扮演的角色都充满质疑。我到底是谁?我是叛徒、卧底,还是救赎者呢?他想,如果自己心肠硬一点,如果不那么较真,如果……会怎么样呢?

伏羊咩咩 李 云

伏羊节的最后一天,人群稠密。果慈打着一个白布幌子,带着小沙弥从街头第一家羊汤馆开始下跪求怀胎的水羊。一店一跪,慢慢地,果慈身后有不少善男信女跟随。那场面引来了众多食客的围观,不少人掏出手机拍照发到网上。接着,各类公众号和微博加入讨论,让跪求水羊事件持续发酵,变成焦点话题在网上热炒,从“慈善和尚救水羊”到“吃水羊后面的人性考量”,再到“苦水镇伏羊节的罪恶”,掀起层层波澜。

民歌 韩永明

三婆和三爷闹离婚,很快会住到喜爷爷的熟砖房子里去。我问爷爷:三爷会回来吗?爷爷说,你三爷回来做什么,把脸伸给别人打?想不到天打麻眼时候三爷回来了。三爷背了好大好大一个包,三爷说,这是给三婆买的两床丝绵被。此前,三爷还将存款分了一半给三婆。爷爷的声音一下子变了:老三啊老三,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和爷爷都不知道,其实秘密就在三爷写在板壁上的那些五句子里。

梅花令(下) 胡学文

是和他见面的时候了。她要杀死他,同时杀死心中的柔弱。柳东雨不再是那个口无遮拦的女孩,已经会控制自己。但她能平复胸中的波澜,却不能锁住大脑。她回想第一次见他的情景,回想和他在一起的每个日子。平心而论,他对她倒是不坏,这也正是令柳东雨心痛的地方。这半个月,无论睡着醒着,柳东雨的脑子里都是松岛。最灿烂的血梅花应该在松岛脑门上盛开。不然,离开这个世界,她会有遗憾。

刊物

介绍

《小说月报•原创版》前身为创刊于1983年的《小说家》。凭借强大的发行网络和发行数量,多年来一直居全国原创类文学期刊之首,并曾多次荣获省市级、国家级优秀期刊奖项。其影响已不仅仅在文学界,更延伸到更广阔的领域之中。许多作品一经发表,即被各大报刊转载,更有近半数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并产生巨大影响。本刊以贴近现实、关注社会人生的小说为主要内容,力求在秉持沉稳、厚重风格的同时,留有一片充满激情、活力的年轻声音。

联系邮箱:xiaoshuojia1983@126.com

《小说月报·原创版》邮发代号6-25,每月1日出刊,定价15元

全国各城市均有销售,为了及时读到您心爱的杂志,可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百花微店、淘宝订阅

目前通过百花文艺微店订阅2018年新刊,独享六折优惠

2017年9月30日前下单,折上再享九折

我家唐医生小说(唐医生是我的笔趣阁)

微店

通过淘宝订阅2018年新刊,请输入网址:baihuawenyi.taobao.com 或查询“百花文艺”

《小说月报·原创版》全年12期,原价180元

优惠价108元

每期快递包装费6元(新疆、西藏、青海、宁夏四省每期20元)

杂志铺订阅

通过杂志铺网店订阅2018年新刊,请输入网址:

http://www.zazhipu.com 搜索“小说月报原创版”

中国邮政微信订阅

中国邮政最新开通微信订阅服务,可手机下单付款

友情提示:关于配送与运费,请咨询杂志铺、中国邮政微信号

每个人,都需要一部好小说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12332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