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巫启贤:流行音乐能带来一点小确幸就够了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2-09-14 12:00:15  阅读 19 次 评论 0 条

导读:很多网友比较关心我爱代挂网 ,除此之外专访巫启贤:流行音乐能带来一点小确幸就够了这个也很多人想了解。因此这篇关于巫启贤歌手的文章我爱代挂网小编希望能帮到你。

“粉丝经济”四个字,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晦涩词汇。

不完全统计显示,腾讯视频出品的《创造营2021》正片总播放量超过30亿次,慕名而来的三十余个冠名商、品牌主和内容平台都赚得盆满钵满,全民狂欢的造星运动由明星及其粉丝催生,背后押注的资本,充当着助推火箭的角色。

也正因为此,现在提到这个词人们第一反应大多是偶像团体或流量小生,但事实上,中国出现最早的“粉丝经济”需要追溯到上个世纪。1994年就以《太傻》获得年度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最受欢迎国语歌曲银奖的巫启贤,在文娱界耕耘了三十多年,他对粉丝经济的认知,要比绝大多数人来得广泛,且深入。

近日,《财经时报》马来西亚分社专访了华语流行乐歌手、音乐人巫启贤,从资深从业者及业内前辈的角度出发,解读流行文化的脉络走向。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在中国歌坛提起巫启贤,总会引发一代人的回忆。

巫启贤的歌年代越久越醇香,调子略带伤感,歌词细腻准确。分寸得当的让人体味那份牵挂与不舍,以及无处可逃的过往,都在巫启贤略带沧桑的歌声中渐渐清晰。

作为歌手的巫启贤的音乐代表作品众多,《太傻》、《爱那么重》、《团圆》、《但愿》、《年轻的心》、《唱不完的爱情》、《红尘来去一场梦》、《想一生跟你走》、《心酸的情歌》等,他独特的声线俘获了万千乐迷的心,凭借《太傻》获得年度十大劲歌金曲“最受欢迎国语歌曲奖”,凭借专辑《我感觉不到你》获得第8届台湾金曲奖世界华人作品“最佳男演唱人”。

音乐制作人的巫启贤,更是为多名天王级歌手创作经典歌曲,经他之手的歌曲都拥有强大的生命力,深受大众喜爱。

同时,巫启贤也在主持、演员等多个方向不断挑战自我。作为演员,他凭借电影《慈云山十三太保》男主角获得第1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作为主持人,超高的控场能力让节目整体节奏流畅,气氛高涨,“古铜色皮肤、纯白色头发、真性情”,是他独有的风格,直言不讳的性格让人印象深刻。

出道至今,巫启贤发行专辑50余张,举办了20余场个人演唱会,有70多项获奖殊荣,是各大综艺和电视节目的常客。在巫启贤的身上,“传奇”二字一路伴随,将“情歌天花板”诠释的淋漓尽致。

对于上世纪就在华语流行界闯出了名堂的巫启贤来说,粉丝一词是既轻且重的。

轻,是由于无论粉丝群体多么庞大,获得了多少荣誉,巫启贤都会警醒自己保有谦卑之心,用作品说话而不是仗流量欺人。重,是因为巫启贤清楚知道作为公众人物,自己虽未达到社会表率的高度,也仍然需要谨言慎行。“我们常常会提醒自己,我对社会是有影响力的,我对社会是有责任的,我要为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负责。”

这也让他在面对如今无数昙花一现的明星时,怀抱着某种大爱和悲悯。“看到粉丝经济把很多明星捧了起来,但是也因为有时候是失控的粉丝经济,反而会把这个偶像拉了下来。”

类似的例子,近两年来能举出很多。被叫停的选秀节目、流水线造假的流量故事、或塌房或失踪的舞台偶像……“饭圈”乱象被明星、平台和资本操控,不仅无法创造真正的商业和社会价值,还扰乱了新一代青少年的价值观与社会角色认知。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被讲了千百年,巫启贤认为,这提示着人们要关注“度”的把握。“流行文化是能够影响整个年轻一代的,不管是背后的资本也好、平台也好,对待这件事情的时候都要做到有底线、有标准。我们或许并不完美,但永远可以在心里有谱的前提下,追求无限的满分。”

好音乐去哪儿了?

流行文化是罕见的随着时代迁移实现敏捷变化的产业,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加速了这一进程,哪怕只是三五年,都足够让市场对音乐、歌手的偏好来一轮洗牌替换。但经典的歌曲经久不衰,巫启贤的《红尘来去一场梦》、《爱那么重》等曲目依旧被大家挂念,各类节目中更是不乏翻唱热潮。

表面上看,这好像是一场时尚的轮回,但实际上,巫启贤从中窥探到了更多不变的、对于好内容的渴求。

他首先提出的就是,这一代年轻人们和过去的他们一样,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和创作力。“从音乐平台的数据来看,现在的创作者和作品数量是以前的十倍,甚至是百倍以上。很多人都在创作,只是创作出来的作品的内容、方式、样貌,跟90年代80年代的作品比较不同。”

从这个角度看,好歌不是没有,而是遭遇了埋没。

“现在人已经很少有所谓的听歌,完成了从听到看的转换,变成了看视频‘享受’这首歌。人们开始注重的炫不炫、酷不酷,有多牛、多厉害、多炫技、多夸张。受众听歌几乎接近零成本,或者至少是低成本的时代,选歌容易,跳歌更容易,很多好作品都被这些因素影响,从而很难遇到出头机会。”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值得长期循环的歌曲又的确是变少了。“张惠妹、周杰伦、林俊杰,他们这一批很厉害的创作人,这批顶尖的歌手几乎把该该写的曲式都写完了,以至于到后来,年轻人要创作流行歌曲的时候陷入了一个困境。”

这个困境产生时,恰好撞上了K-PoP和欧美模式进入华语流行视野,这为创作者们打开了思路,却也同时造成许多限制。

巫启贤举例说,过去流行乐坛百花齐放,每个歌手都有着鲜明的个人标识,歌路、造型、风格的独特在今天相对统一的审美下已经渐渐看不见了。他表示:“对音乐对流行这件事来说,现在是一个很焦灼的时代,不是没有作品,作品实际上非常多,只不过讲得严重一点,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最好的时代与最坏的时代

但巫启贤仍然认为,粉丝经济是必然的,每个时代也都会产生属于这个时代的印记。

当下年轻人们生长于衣食无忧、生活富足的年代,不再为吃穿用度发愁的他们强化了对精神世界的滋养,参与偶像的培养与选择,让追星从精神层面的散兵游勇更迭成了高度互动的群体行为。

有资料显示,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已经达到1300亿人民币,与偶像产业密不可分的影视综艺产业市场规模则超过3300亿人民币。明星代言效应突出的奢侈品行业销售规模超过3400亿元人民币,市场规模超过10万亿元人民币的快消行业中,几乎所有占据市场头部的品牌也都有明星偶像为其背书。

丰厚的经济效益驱动着越来越多的人与产业投身其中,巫启贤说,这无可厚非,只是他也迫切希望人们能够以平常心看待这个行业。

“我觉得娱乐这件事情,流行音乐这件事情,没什么伟大不伟大的,它就是为你创造共情的时光,安慰你的心情,让你在一个情境里面缅怀自己的事情,享受一个人的时光。它不是那么的伟大,而只是我们生命过程中产一点点小确幸,我觉得就是如此而已。”

这种温润与谦逊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一以贯之,他始终都以严格为标尺,为自己心中的好音乐努力。“哪怕十年不听不唱,但是一播出这首歌,每个人心里面软软的,可能会掉泪的,真正的音乐。”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但巫启贤依旧怀揣着乐观向未来奋进。“疫情迟早会结束,五月份的时候我已经在拉斯维加做了这两年的第一场演唱会。接下来11月24号,我又会在旧金山再开演唱会,我相信随着时间向前,忙碌的生活和好的音乐都会回来的。”

以上就是关于我爱代挂网 专访巫启贤:流行音乐能带来一点小确幸就够了的全部内容,更多巫启贤歌手资讯继续关注我爱代挂网。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12354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