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在哪看到(安娜在哪看到黑人)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2-09-20 01:00:58  阅读 15 次 评论 0 条

最近,德国一对兄妹的故事,再次登上了报纸。

他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却有四个孩子,其中两个重度残疾,无法行走说话。

然而,他们却并不觉得这是错误,反而一直向公众大力宣传两人之间的真爱,甚至还呼吁着:“乱伦无罪!”

哥哥,名为帕特里克·斯图宾,出生于德国莱比锡,今年44岁。

而妹妹,名为苏珊·卡罗莱夫斯基,比他小7岁。

他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但大家约莫也能从两人不同的姓氏中,看出来一些端倪。

这对亲兄妹的故事,还要从妹妹出生前开始说起。

展开全文

1978年,哥哥帕特里克诞生于一个极端贫困的家庭。

他是这个家庭中的第三个孩子,而他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更大的负担。

帕特里克的父母都没有受到过教育,长年在温饱线上挣扎。母亲失业在家,而父亲长年酗酒、家暴。

在帕特里克三岁那年,他喝醉的父亲用刀捅了他。

严重家暴让政府终于介入,剥夺了父母的监护权,把帕特里克送到了福利院。

他在福利院里待了整整四年,直到7岁的时候被新家庭收养,更改了姓氏,被带到了波茨坦。

他在新的家庭中慢慢长大成人,却一直有隔阂感。

18岁那一年,他决定开始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经过四年寻觅,23岁的帕特里克,终于在2000年找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安娜·玛利亚。

帕特里克见到自己真正的家人感到十分亲切,立刻决定搬过去和亲生母亲一起居住。

同时,他也慢慢了解到他错过的这些年间,他的原生家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母亲安娜玛利亚生了八个孩子,但是在帕特里克回到自己原生家庭的时候,大多数孩子都已经过世。

有一个孩子天生残疾、在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

有一个孩子在七岁的时候,出了车祸被撞死了;

还有一个智力有障碍的女孩,在8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帕特里克回去的时候,她身边已经只剩下了两个孩子。

其中一个,是帕特里克同母异父的弟弟,名为安德烈,身体有残疾。

而另一个,就是比他小7岁的亲妹妹,当时不满16岁的苏珊。

在帕特里克被从这个家庭中带走的时候,苏珊还没有出生……

所以兄妹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苏珊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哥哥充满好感——因为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感受过“被好好照顾”的感觉。

她出生的那天,父亲和产床上的母亲签下了离婚协议,从此杳无音信。

而这个小姑娘,从来没有所谓的“童年”。

母亲长年失业,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经常会把还是儿童的她一个人留在房子里,或者带着情人回家,当着苏珊的面“鬼混”。

在这种情况下长大的苏珊,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从来不被爱着,她是母亲的负担。

苏珊没有受过教育,不会读书,也不认字。

无论走在哪里,她都是会被欺负的女孩。

直到这个空降的哥哥出现在她的家庭之中,她才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亲人的照顾。

母亲安娜·玛利亚的房子很小,所以在帕特里克搬回来后,母亲允许他与当时15岁的苏珊,共用唯一的一间卧室。

帕特里克说:“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聊到深夜,互相谈论着我们的希望与梦想。”

这成为了这对兄妹最“正常”的一段时间。

六个月后,母亲安娜玛丽亚死于心脏病。

同年,他们残疾的弟弟安德烈也病逝了。

这个大家庭,一下子只剩下了帕特里克和安娜两个人,孤零零地在黑暗的房间中相互扶持。

当时16岁的苏珊,越来越依赖她的哥哥。

她说:“六个月后,我们的母亲去世了,我对哥哥的信任慢慢变成了另一种爱。”

而帕特里克也说道:“我成为了一家之主,我必须保护我的妹妹。”

苏珊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小姑娘,但在这个非常的时期,他们之间的感情逐渐变质。

“我们的互相帮助,最终变成了身体上的亲密关系。”

2001年1月,帕特里克和自己的妹妹发生了亲密关系。

安娜在哪看到(安娜在哪看到黑人)

帕特里克虽然当时已经和其他女性交往过,但是他坚称:“当我们开始睡在一起时,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做错了什么,当然也没有考虑过使用避孕措施。”

这对受教育程度极低的兄妹,并不知道亲兄妹乱伦是违法的。

他们只觉得:“虽然我们的母亲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但现在唯一能做出评判的,是我们自己。”

从1月到8月,他们多次发生关系。

2001年10月,16岁的苏珊生下了一个男孩,埃里克。

在她住院期间,一名护士怀疑哥哥帕特里克是孩子的父亲并报警,警方开始调查此事。

而这个孩子天生严重残疾,无法说话行走,法院判定这对夫妇无法照顾他,将其带离两人身边,交给社会组织照顾。

2002年,这对兄妹因为乱伦而被首次受审。

哥哥帕特里克所有罪名均成立,缓刑一年。

当时17岁的苏珊,因为还未成年,而且有依赖性精神障碍,被判无罪,被安置在了青少年服务中心。

可是,他们两个依然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是错误的,并且还在将这份错误持续下去。

2003年,苏珊生下了他们的二女儿莎拉,同样身患残疾。

2004年,他们迎来了第三个女儿,南希。

2005年,他们又迎来了第四个女儿,索菲亚。

苏珊虽然被青少年服务中心照顾着,但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穿着宽松的衣服来掩盖自己怀孕的事实,甚至独自在浴缸里面分娩。

因为在缓刑期间继续和妹妹发生关系,帕特里克被判入狱10个月。

2005年,帕特里克又因为后来诞生的孩子,再次被以乱伦罪判处两年半监禁。

在帕特里克被送入监狱的时候,苏珊泪流不止地向媒体表示,她不能没有他。

帕特里克也威胁着要自杀,表达自己的抗争。

在帕特里克入狱期间,苏珊也交往了其他的男朋友——可是,哥哥一旦获释,她立刻又回到了他的怀抱。

“我很高兴帕特里克回到了这里,我又拥有了他,我需要他。”

而帕特里克,也坚决地向记者诉说自己的爱意:“我毫不后悔,我会永远待在苏珊和孩子们身边。”

“我们对于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到内疚,我们希望能够废除将乱伦定为犯罪的法律。”

在帕特里克出狱后,两人开始持续向政府呼吁,争取修正法律。

苏珊说:

“我们小时候并不认识,我们是成年后才坠入爱河,我们的爱是真实的。我们对此无法抗拒、我们都被相互吸引,然后本能接管了我们。”

“就这么简单。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只是跟随我们的直觉和内心。”

帕特里克向媒体表示,他自愿去做了绝育手术,但他坚信两人之间生下这么多孩子,并不是他们的“错误”。

“如果他们没有带走第一个孩子,那么之后这些年幼的孩子都不会出生。因为我们太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了……当你看到你的孩子,本应和你在一起的孩子,却被从你身边夺走、交给其他人照顾,这对任何父母都是难以忍受的。”

“如果他有残疾,那么,不正应该由我们父母来更多地照顾他吗?”

而对于公众提出的近亲结合才导致孩子残疾的质疑,他们则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安娜在哪看到(安娜在哪看到黑人)

“我们的四个孩子之中,的确有两个身患残疾,但这不一定和我们是兄妹有关系。”

“事实上,我们家里还有其他残疾人,我们家六个兄弟姐妹,有好几个都是因为天生残疾而无法活下去。”

2012年,他们向欧洲人权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德国法院不允许他们组建家庭一起生活侵犯了他们的权利。

他们最终败诉,但这次诉讼依然在德国引起了很大的舆论轰动。

2014年,德国伦理委员会,投票赞成“允许兄弟姐妹之间的乱伦”,并且认为这是他们的权利。

虽然德国政府最终并没有接受伦理委员会的建议改变法律,但这的确已经成为了一个里程碑一样的标志。

实际上,像帕特里克和苏珊一样的亲兄妹之间的乱伦感情,并不罕见。

曾经有人提出“遗传性性吸引现象”,认为在成年后才初次见面的近亲之间,存在着强烈吸引力。

因为他们在成长发育的阶段没有彼此相伴,所以在初次见面时,他们本质上是陌生人。

但他们有着相似的身体特征、喜好,而大脑也会努力地将彼此视为家人,这发展成为了一种复杂的亲密感,以至于很容易演变成为性方面的吸引力。

身处其中的人们,即使知道乱伦是错误的,也很难阻挡汹涌爱意。

正如帕特里克和苏珊:“我知道我们永远不会自愿离开对方,如果有人怀疑我们的爱,他们应该看看我们不会因此被分开。”

可是,对于那些因为近亲乱伦而诞生的无辜孩子来说,他们天然就有更高的残疾可能性。

他们又做错了什么呢?

在他们的故事被报道出来后,也有很多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有人骂,有人同情:

“乱伦不合法是有原因的,近亲繁殖会导致各种出生缺陷。”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他们都是错的。”

“这是错误——因为你们是亲兄妹,也因为你们在发生关系的时候,你20多岁,可她只有15岁!”

“小孩子太可怜了。”

“我真的为他们感到难过……太惨了。”

“从出生起,他们就没有过上‘正常生活’的机会。他们的父母根本就不配当父母,如果哥哥没有回去找亲生母亲就好了。他们的亲生母亲允许哥哥和青少年时期的妹妹住在一个房间里面就很离谱。”

“我为他们的原生家庭感到难过……”

也许正如网友所说,其实他们的悲剧,早在一开始就埋下了种子。

他们出生的家庭环境,彼此隔离的成长岁月,还有最终见面时被母亲默许在同一个房间入睡的亲密……

从兄妹爱上彼此的时候开始,这就已经永远是一个无法两全的悲剧……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12384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