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白和白昭你们支持谁呢?(信白同人文微博)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1-11-23 08:47:25  阅读 15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李白与韩信VS李白与王昭君支持谁呢? 我肯定支持李白与韩信,虽然俩者在历史上毫无瓜葛但在游戏里却是“生死之恋”,一对腐男攻受兼备 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在网上看的信白的小故事 韩信到了正厅才知道那所谓的至交是谁,看着不信白断对着自家丫鬟放电的李白。‘这货怎么出现在这儿’韩信感到了无比的忧桑。“剑仙大人还有和赐教?”李白走上前暧昧的在韩信耳边呢喃道:“人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我这才一会儿不见就感觉度日如年,韩将军,我这想赐教的地方可多着呢,不如去你卧房,我慢慢与你道来。”说完不等韩信反应拉

李白与韩信VS李白与王昭君支持谁呢?

信白和白昭你们支持谁呢?(信白同人文微博)

我肯定支持李白与韩信,虽然俩者在历史上毫无瓜葛但在游戏里却是“生死之恋”,一对腐男攻受兼备 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在网上看的信白的小故事

信白和白昭你们支持谁呢?(信白同人文微博)

韩信到了正厅才知道那所谓的至交是谁,看着不信白断对着自家丫鬟放电的李白。‘这货怎么出现在这儿’韩信感到了无比的忧桑。“剑仙大人还有和赐教?”李白走上前暧昧的在韩信耳边呢喃道:“人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我这才一会儿不见就感觉度日如年,韩将军,我这想赐教的地方可多着呢,不如去你卧房,我慢慢与你道来。”说完不等韩信反应拉着韩信就往卧房走,韩信任由他拉着走了一圈,随后笑道:“剑仙大人不是说要赐教的吗,怎么还没到?”李白看着笑得灿烂的韩信,猛地将他抵到柱子上说到:“我不介意在这里赐教。”说完狠狠吻上韩信的唇,李白想撬开眼前这人的牙关,可无奈韩信的唇闭的紧紧的。李白一手捏住韩信的屁股,轻轻的掐了一下,韩信想破口大骂,李白趁着这个机会将舌头伸进韩信嘴中。你追我躲,无论躲到哪儿都会被碰到,李白的舌头扫过韩信口中的每个地方。韩信的脸通红,不知是羞得还是憋的,就在韩信以为要窒息而死的时候,李白放开了他,两人嘴里拉出了一抹暧昧的银丝,韩信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经过一番唇枪舌战后韩信腿软的几乎要站不住,要不是李白搂着他,他早已瘫坐在地上。韩信急忙四处张望,确定没有下人经过才松了一口气,接着怒瞪着李白。李白笑道:“我还有更多的想教给你,确定不去卧房吗?”说完拉着韩信往前走,“指路吧。” 前脚刚跨进房门下一秒房门就被李白一把关上接着韩信就被李白压在门上,迫切的吻上韩信的唇,这一次很快就撬开了韩信的牙关,唇舌在一起交缠,空旷的屋子里满是唇齿摩擦的啧啧水声,李白的手也不老实的摸着韩信的屁股。韩信大脑一片空白,双手紧紧抓住李白的衣服,李白将腿挤进韩信的双腿中。韩信感觉到抵在自己大腿根部的东西后,不只是脸,连耳朵都红了。韩信用力推开李白,一下子将两人的位置颠倒过来,看着眼前衣衫不整双颊透红,不断喘息的英俊男人,李白只觉得绝对不能再忍了。“你……”话还没说完便被李白扣住脖子狠狠地吻了上去,韩信能感觉到李白的吻不再是刚才那般暧昧,而是更加猛烈。韩信哪里像李白那样风流,没一会就招架不住了。李白顺势将韩信抱到床上,刚碰到床韩信就像离弦的弓一样坐起来,但李白根本不给他机会,马上就把他重新压倒,李白打开随身带的酒葫芦喝了一口,再一次吻住韩信将口中的酒悉数度给韩信。冰凉的液体顺着划过气管,韩信感到一阵燥热“你给我喝了什么?!”李白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笑道:“我葫芦里的东西自然都是好东西。”韩信感到了比刚才还要难耐的燥热,很热,很难受,韩信摇了摇头,有些迷茫的眼睛望着笑得异常灿烂的李白“你……你给我下药!”李白笑道:“这是我刚才在街上买回来的,这也算是一种情趣对不对。”韩信难耐的扭动着身子,一只手不由自主的去脱自己的衣服,另一只手伸像早已挺立的下体,在快要碰到的时候,李白一把抓住韩信的手放到嘴边吻了吻,“别急。”韩信想抽出手但浑身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力气。

信白和白昭你们支持谁呢?(信白同人文微博)

信白和白昭你们支持谁呢?(信白同人文微博)

最后上一波信白cp图片

信白和白昭你们支持谁呢?(信白同人文微博)

可不可以用信&白写一篇虐文?

“李白,上次的酒可还有?我念那个味道念了许久了。”

信白和白昭你们支持谁呢?(信白同人文微博)

“李白,还记得那片桃林么?何不再去那里比试一番?我还没服你呢!”

信白和白昭你们支持谁呢?(信白同人文微博)

“李白……李白……”

不知是第几次了,韩信又醉着酒来到了李白下葬的地方。这个坟葬着那个曾经笑魇如花温暖时光的少年。他还只是个少年啊!

李白与韩信自幼结识,李白的狂妄不羁与韩信的温润如玉碰撞出的便是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那次二人从书塾逃学被先生抓住,李白把所有的错揽到自己身上,说是自己硬拉着韩信跑掉的。那二十个板子挨得结实,差点让年幼的李白不会下床了。

韩信犯了错误被父母关在屋子里不让出来,李白冒着被同样关禁闭的风险到街上偷了热气腾腾的包子翻墙进去找韩信。在那时被饿的头晕眼花的韩信眼里,李白就是上天排下来的救世主。

隔壁的熊孩子折腾,韩信在大街上走着殊不知一块钢板正从他的头顶上砸下来。站在他旁边的李白毫不迟疑,下意识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韩信。结果就是第无数次为了韩信皮开肉绽,还笑吟吟地说:没事儿没事儿

两人在离家不远的桃林比武,李白破解了韩信最引以为傲的招式后一脸欠揍地问:“怎么样?服不服?”韩信心里窝火,向后退一步准备再战,可谁知身后便是猎人设下的陷阱。李白看到韩信的身体下沉,飞快地冲过去把韩信揽了回来,却一个不注意自己掉了进去。那次李白养了多久来着?韩信记不清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知县的女儿李小姐喜欢上韩信,到韩信家去提亲。李白看出来韩信不愿接受,便从中作梗,千方百计地阻挠,终于还是失败。后来的他们就在新婚之夜冒着极大的风险逃婚。后来再没敢回家。韩信一脸抱歉地对李白说:“因为我,你连家都不能回了。”李白打了个哈哈:“这有什么的,以后我可是一定要喝你喜酒的人。新娘子我看不顺眼可不行!”韩信没有听到的是,李白在心里说的那句: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长大的韩信和李白到京城参加考试。武试的时候,一向比韩信要武艺高强的李白却失误频频,面对着满脸疑惑的韩信表现出极大的惋惜:“诶真是可惜了,这回便宜你咯!下次找个安全点儿的桃林接着比!”

但是李白终是武艺高强,仍旧做了大将军,被皇上派到外面带兵打仗。每次临行前,韩信都要被李白叫去喝酒。韩信不乐意,李白就一脸委屈地说:“给你最好的兄弟践行都不愿意,这我要是死在战场上了……”每每李白说到这儿,韩信都会打断他:“我喝。”而李白不知道的是,韩信在心里对他说:“若是你死在战场上,我又何必苟活这一生。”

那天的夜格外长,格外冷。韩信又被李白拖去喝酒。几盅酒下肚,李白的脸有点红。或许是因为酒烈,又或许是因为天气太冷。韩信首先打破沉默:“这酒与往日的似乎有些不同?”

“是。这是陈年老酒。怎么样?”李白似乎来了兴致。但一句话后又低沉下去。半晌才又重新开口:“信啊,这次皇上叫我到边疆驻军,下次再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不要太想我啊~”

原本看到李白难得一次认真韩信还有些许担心,但听到最后一句他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自恋。”

“哈哈。不说了,喝酒喝酒!”

……

那日过后,李白便完全消失在了韩信的世界里。再听到有关李白,便是他战死沙场的消息了。

韩信,一开始有些惶恐,惴惴不安,到后来便是近乎疯魔般的执念。没有了李白,他似乎,不再是韩信了。

后来,他变成了一个开朗向上的小太阳,万事也开始谨慎,开始会把自己保护的很好,活着活着,就把自己活成了李白的模样。

后来,皇上将公主指给了他。他没有拒绝,婚礼也十分顺利,只是他在一张桌子上留了一个空座位,还有一杯酒。公主问他时,他只是顾左右而言他。

或许,没有李白了,韩信也还是能活下去。一具没有灵魂的,韩信的躯体,带着对李白的执念,好好的,活下去。

身后发出了一阵声响,韩信警觉起来:“谁?”他回过头,声响早已消失,留给他的只有一个恍惚模糊的幻影。或许真实着的,或许只是幻觉。

“李白?李白?!”韩信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随后便飞快地追了上去。可惜最终,仍是没能寻到那个他日思夜想的少年。

“夫君,夫君怎么在这儿啊?同我回去吧。”过了很久,公主带着人马来寻到了魂不守舍的韩信。再后来,韩信也只当那天是一场梦。而他似乎日日夜夜活在梦中,有时大概是自己已经分不清了他到底是韩信,还是李白。

番外

是夜,宫里静的没有一点声响,连猫都不敢在今天乱叫。李白被召入宫中,眼前的就是一国唯一的公主。

“李将军为国立有大功,应当奖赏。可是本公主却是不知,李将军竟然还有断袖之癖?”

“回公主,微臣不敢。”

“敢不敢不是你说了算的!本公主挑明了与你说,如果你在,韩信是不可能娶妻的。而本公主偏偏就看上了韩信,哪怕是断袖也好。所以我希望你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微臣愚钝,不知公主喜欢韩信,与…与微臣何干?”

“你是个聪明人,有些话我也不想挑明。但是你知道本公主一贯的做法。得不到的东西怎么办呢?那就毁掉吧。你懂我的意思么?”

“…微臣…懂了。微臣希望公主明日下令,边疆地广人稀,国防不牢,微臣希望能为国家献出自己的一分微薄之力。”

“你倒是个聪明人。只要你再也不出现在韩信身边,你想要什么,本公主都能给你。”

“微臣只求公主好好对待韩信,他是我唯一的发小,其余别无所求。”

李白想说的话,公主和韩信都不会听到了。

“除了韩信,我别无所求。”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2993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