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大佛脸又双叒叕花了,巴米扬大佛是如何被炸的?

原创 我爱代挂网  2022-01-07 02:19:19  阅读 39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塔利班当年为什么不顾国际社会的谴责,一定要炸毁巴米扬大佛?简单说,不是因为塔利班天生邪恶。因为邪恶与良善都不是与生俱来的,没有人天生就是邪恶的或者良善的。邪恶与善良都是人性在压力之下的某种反应,更不是因为伊斯兰教是极端的和不宽容的,这是对伊斯兰教的偏见。当年塔利班的发言人说乐山大佛脸又双叒叕花了:“炸掉佛像是在扬善抑恶,弘扬伊斯兰文化。凡是有悖伊斯兰教的东西都应该被销毁。”这只是塔利班煽动宗教情感,愚弄阿富汗底层民众,为炸毁大佛寻找合法性的借口,而不是真正的原因。所以今天咱们就谈

乐山大佛脸又双叒叕花了,巴米扬大佛是如何被炸的?

乐山大佛脸又双叒叕花了,巴米扬大佛是如何被炸的?

乐山大佛脸又双叒叕花了,巴米扬大佛是如何被炸的?

塔利班当年为什么不顾国际社会的谴责,一定要炸毁巴米扬大佛?简单说,不是因为塔利班天生邪恶。因为邪恶与良善都不是与生俱来的,没有人天生就是邪恶的或者良善的。邪恶与善良都是人性在压力之下的某种反应,更不是因为伊斯兰教是极端的和不宽容的,这是对伊斯兰教的偏见。当年塔利班的发言人说乐山大佛脸又双叒叕花了:“炸掉佛像是在扬善抑恶,弘扬伊斯兰文化。凡是有悖伊斯兰教的东西都应该被销毁。”这只是塔利班煽动宗教情感,愚弄阿富汗底层民众,为炸毁大佛寻找合法性的借口,而不是真正的原因。所以今天咱们就谈谈塔利班当年炸毁巴米扬大佛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乐山大佛脸又双叒叕花了,巴米扬大佛是如何被炸的?

乐山大佛脸又双叒叕花了,巴米扬大佛是如何被炸的?

巴米扬大佛是指阿富汗巴米扬省巴米扬山谷内,在山崖上凿刻出的的两尊立佛像。其中东大佛高37米,西大佛高55米,大约建于公元六世纪,是世界上最大的雕刻立佛像。中国四川的乐山大佛其实比巴米扬大佛还高,通高是71米,但是乐山大佛是坐佛像。

巴米扬大佛所处的巴米扬谷地,是类似中国敦煌、云冈的一个石窟群,有大约3000多个洞穴。东西两尊大佛,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标志性建筑。

巴米扬的意思是“光照之地”。巴米扬省位于阿富汗的中部偏北,是阿富汗34个省份之一,下辖有8个县,巴米扬是省会。巴米扬省是阿富汗哈扎拉贾特地区最大的省份,也是哈扎拉贾特地区的中心。而这个所谓的哈扎拉贾特山区,就是以巴米扬为中心,横跨阿富汗多个省份的一个山区,大约可以占到阿富汗领土的接近30%。这个地区主要聚居的是哈扎拉人,所以这个地区被叫做“哈扎拉贾特”。他们被认为是自从18世纪中叶开始,在现代阿富汗国家形成过程中因为要躲避阿富汗最大的民族普什图族的迫害,所以从各个地方被迫避难到这一地区的。

阿富汗最主要的民族是普什图族,大约占总人口的42%,是阿富汗的主导民族。塔利班就来自这个民族。哈扎拉人大约占阿富汗总人口的大约10%左右,是阿富汗第三大民族。他们与普什图人属于不同的民族,使用不同的语言和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他们是欧罗巴和蒙古人种混血的后裔,长相与我们中国人很相似,与阿富汗其他民族明显不同。他们使用一种混合波斯语,是什叶派穆斯林,也是阿富汗什叶派穆斯林最主要集中的族群。所以塔利班一直说他们根本就不是穆斯林,是异教徒。简单说,因为民族、语言、宗教的原因,哈扎拉人既被普什图族排斥,又被伊朗人庇护。在阿富汗现代民族国家建构的进程中,一方面哈扎拉人认为他们是备受不公正对待的,被严重边缘化的民族。所以他们要求民族自治的权利,但是另一方面普什图人认为哈扎拉人是勾结外部势力始终企图分裂国家的异端,必须要严厉镇压。正是这种谋求统治与企图自治,严厉镇压与不懈反抗的民族关系,就造成了哈扎拉人和普什图人之间长期的民族仇恨。

阿富汗的总人口虽然只有大约3000万,但是有二十几个民族。其中最大的四个民族大约占了总人口的90%,最主要的民族是普什图族大约占总人口的42%,第二大的是塔吉克族大约占了30%,第三大的是哈扎拉人大约占了10%,第四是乌兹别克族大约占了10%。在19世纪以前阿富汗的各个民族与部落,大致是一种军阀割据各自为政的状态。但在19世纪后期,阿富汗国家进入中央集权化阶段,试图构建统一的,以普什图族人为核心的中央集权国家,因此对地方部落、少数族群实施政治控制和压制策略。但普什图族人无论是在人口数量和生活区域上,并没有能成为阿富汗的压倒性多数,同时这些少数族群也始终在寻求周边国家外部势力的支持,对抗阿富汗的普什图族化,所以导致阿富汗的国内民族冲突非常激烈。

加之苏联占领阿富汗时期,扶持亲苏的阿富汗政权,各种亲苏的反苏的政治势力,各个民族,部落与军阀也都试图在各种政治势力之间玩弄政治平衡,寻求生存空间,这就使得外部的压力与内部的矛盾,历史的积怨与现实的利益全都混杂在一起,既尖锐又复杂。之所以说阿富汗是帝国的坟场,就是因为阿富汗国内复杂的民族和部族利益是一团乱麻,错综复杂,既无法平衡也无法整合,始终处于无休止的纷争之中。简单说,谁的背后都有外部势力的支持,所以尽管普什图人是最大的民族,但也无法真正建立统治性的权力。而傀儡政权尽管有帝国强大的支持,但也无法真正做到号令全国,帝国自己被拖入民族冲突的陷阱,顾此失彼,疲于奔命,自己成了自己的掘墓人。

“塔利布”在阿拉伯语中有“学生”的意思,在普什图语言中的复数形式就是“塔利班”(Ṭālibān)。它的大部分成员是来自阿富汗东部和南部。普什图人聚居地区的伊斯兰教宗教学生,他们大多曾经在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学校就读,所以又被称为“伊斯兰学生军”。

1992年阿富汗圣战者攻入喀布尔,苏联与圣战者达成停火协定撤出了阿富汗。但是苏联撤出阿富汗之后留下的权力真空,引发了阿富汗内战。军阀混战彻底摧毁了国家经济与社会秩序。塔利班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登上历史舞台的。1994年9月,穆罕默德·奥马尔在他的家乡坎大哈与50名学生一起创立了塔利班,提出的口号是“打倒军阀,结束割据,建立统一的国家政权,建立世界上最纯洁的伊斯兰国家”。所以宗教从一开始就是塔利班凝聚力和合法性的来源,也是它得到沙特,卡塔尔,巴基斯坦这些逊尼派穆斯林国家支持的原因。简单说,塔利班发展迅猛,只用了几个月就发展到了一万五千人。到1995年底就攻下首都喀布尔,并控制了阿富汗大约70%的领土。1996年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起了全国政权,正式名称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但是仅被巴基斯坦、阿联酋和沙特三个国家承认。

哈扎拉人在1979年苏联占领阿富汗后,并没有像其他民族一样强烈抵抗,而是采取了与苏联占领者合作的立场,苏军撤出阿富汗之后,哈扎拉人中的一部分又选择了与苏联扶植的傀儡政权合作。1996年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之后,哈扎拉人又一致选择与“北方联盟”合作,联合打击塔利班。所谓“北方联盟”就是一个很多曾经也都是互相敌对,矛盾重重的阿富汗的各个军事派别联合起来,共同抵抗塔利班。也就是说因为哈扎拉人与普什图人的夙怨,哈扎拉人始终选择了与塔利班的敌对立场。所以本来的民族矛盾,加上现实的利益冲突,哈扎拉人就也成了塔利班的必须消灭的敌人。于是塔利班在1998年开始进攻哈扎拉人聚居的哈扎拉贾特地区,造成大量哈扎拉民兵和平民被普什图人为主的塔利班杀害,并导致了大量的哈扎拉人被迫逃难,酿成了被国际社会关注的人道主义灾难。2000年4月7日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发表声明,谴责塔利班对哈扎拉贾特的进攻过度使用武力;谴责塔利班强迫哈扎拉人背井离乡的反人道主义行为;要求塔利班停火谈判,寻求政治解决方案。简而言之,塔利班认为联合国政治解决阿富汗民族矛盾的呼吁是不可能实现的,只是制裁压制塔利班干涉阿富汗内政的借口,所以塔利班不接受联合国的谴责,并搜查了联合国驻坎大哈的办事机构。而联合国为了给塔利班施加压力,暂停了对阿富汗南部的人道主义援助活动,并宣布责任全在塔利班。

应该说暂停对阿富汗南部的人道主义援助,对塔利班的影响,尤其对于普什图族底层民众的生活的影响是相当严重的。它不仅会造成经济上的困难,也会动摇塔利班的群众基础和权力合法性。所以塔利班选择了极其强硬的回应,宣布攻占巴米扬之后,将会炸毁巴米扬大佛,因为巴米扬大佛是哈扎拉贾特地区最重要的文化地标和旅游资源,也是哈扎拉人与世界联系的重要的窗口与纽带,还是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阿富汗一共只有两个世界文化遗产,巴米扬大佛就是其中一个。塔利班选中巴米扬大佛,就是因为巴米扬大佛,对哈扎拉人和联合国都非常重要。对于塔利班和普什图人来说,巴米扬大佛不是属于阿富汗的,更不是属于全人类的,而是属于哈扎拉人的和联合国的。炸毁巴米扬大佛,塔利班对外可以向塔利班的支持者宣示塔利班不会向任何强权低头的战斗精神,对内可以利用普什图底层民众的民族仇恨获得更大的支持。因为在塔利班之前,普什图人就曾经不止一次破坏过大佛:大佛的面部和一些细节以及壁画都已经遭到了破坏,只不过是没有彻底炸毁大佛。

正如塔利班所预料的一样,塔利班放出要炸毁大佛的狂言之后,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联合国、欧盟以及国际社会不断对塔利班发出警告和劝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专门派出特使亲往喀布尔,巴米扬大佛成了塔利班和联合国讨价划价的筹码。

但是塔利班发现,他们事实上只收到了各种劝说,遗憾和警告,并没有因此得到讨价还价的机会,并没有人关心和倾听塔利班的声音,塔利班认为国际社会呼吁拯救大佛,但对联合国停止对普什图人的人道主义援助,却不置可否是不公正的。所以塔利班最后孤注一掷,在2001年3月最终用炸药完全摧毁了巴米扬大佛。

在此之前塔利班在全世界面前,上演了近一个月的炮轰大佛表演,也就是说巴米扬大佛是在全世界面前,被凌迟处死的。塔利班说:这是塔利班对国际社会只关心大佛,却不关心普什图人在受苦的抗议和报复。塔利班是在用自残的方式寻求世界的关注,他们确实得到了关注,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命运。

历经1400多年桑海沧田,匪祸兵燹而屹立不倒的巴米扬大佛,在文明不放过每一寸土地的21世纪,永远地消失了。仅仅是因为塔利班是1400多年来最邪恶的组织吗?

为什么1000多年来最邪恶的组织,却出现在了人类有史以来最文明的时代?为什么面对1000多年来最野蛮的犯罪,文明的世界却束手无策,只能任由巴米扬大佛灰飞烟灭归于尘土?

历史会记录曾经发生的一切,在以后的年代里供人评说。但历史也只能在人们如何叙述历史的历史中被认知。

本文地址:https://www.bjertong999.com/3731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我爱代挂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